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九阳武神余笙请多请教(完结文)-莘师小说

时间:2019年03月06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25次

余笙请多请教(完结文)-莘师小说



明晟洗漱完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整理好了,余笙面无表情地端坐在床边。
他走过去挑起余笙的下巴,厌恶地问道:“你怎么还在这?”
余笙倔强的转过了头,“我想跟你谈谈。”
刚洗完澡的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强烈的荷尔蒙,水滴顺着雕塑般的肌肉流了下来,没入被浴巾盖着的下半身,令人遐想。低沉华丽的嗓音漫不经心的问着:“哦,谈什么?”
余笙看着这一幕不禁有点脸红,虽然已经看了很多遍了,但这个男人一举一动总是那么吸引人。脸上绯红一片,本来打好的腹稿卡在喉咙里自护其短,支支吾吾有些说不出话来。

第1章被侮辱的与被损害的
他已经不爱她了,却还要把她放在身边,日日夜夜的折磨着。
深夜,半山腰上的山水别墅里,楼上半掩的房门中,一对男女正在忘情的纠缠在一起。
女人破碎的呻吟和男人粗壮的喘息混在一起,传了出来,像一把长满刺的荆条,一下下抽在余笙的心头,直至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她面无表情地坐在客厅里,听着自己的丈夫与另一个女人欢好,等一会儿还要安排司机把这个女人送回去千龙湖。
痛吗?应该不会痛了吧,毕竟已经过了三年这样的日子了,早应该麻木了,不是吗?
听到卧室里最后响起一声兴奋高亢的尖叫,余笙擦了擦眼泪,站起来向楼梯走去,她还要负责收拾残局。
推开房门,一股淫靡的气息迎面扑来,余笙强忍着不适,逼自己用冰冷的语调对着床上寸缕未着的女人说:“好了,你该回去了。”
那个女人娇笑起来,在男人赤裸的胸膛上打着圈说:“明少,你夫人让我走呢。”说完又放肆地笑了起来,谁不知道,明少的夫人不过是个摆设。
被称为明少的男人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说着:“夫人发话了,那你就走吧。”说着在女人屁股上狠狠抓了一把,“伺候的不错,下次再来。”随即就自顾自的下床洗漱去了,全程竟没有在他的妻子身上施舍一眼。
那个妖娆的女人穿好衣服经过余笙的时候特意停下来,凑在她耳边说:“我可是遵命了呢,明夫人。”
她胸前星点的红痕,身上暧昧的气息,无不提醒着余笙,这个人刚跟自己的丈夫欢好过。
余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眼泪憋回去,道出一个字“滚。”
那个女人顿时勃然大怒,顾及着浴室里的明晟,压低了声音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叫板,迟早有一天你要从明夫人这个宝座上下来,到时候,呵呵。”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高跟鞋的蹬蹬声越来越远,余笙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那个女人居然问她是什么东西,她是明晟娶回来的妻子啊。
只是后来,为什么一切都变了模样。
明晟洗漱完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整理好了,余笙面无表情地端坐在床边。
他走过去挑起余笙的下巴,厌恶地问道:“你怎么还在这?”
余笙倔强的转过了头,“我想跟你谈谈。”
刚洗完澡的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强烈的荷尔蒙,水滴顺着雕塑般的肌肉流了下来,没入被浴巾盖着的下半身,令人遐想。低沉华丽的嗓音漫不经心的问着:“哦,谈什么?”
余笙看着这一幕不禁有点脸红,虽然已经看了很多遍了,但这个男人一举一动总是那么吸引人。脸上绯红一片,本来打好的腹稿卡在喉咙里,支支吾吾有些说不出话来。
“呵。”明晟发出一声嗤笑,“怎么,你这是思春了,想让我上你啊。”说着粗暴地撕开余笙身上的衣服,昂贵的套装瞬间变成了不值钱的布片散落在地上。她身上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出来,衬着身下黑色的床单铁血雄鹰,莹莹如玉。
明晟的心头涌上一股燥热,这具身体的美好,没有比他更明白的了。嘴上却说出完全相反的话来,“真是让人毫无兴趣的身体啊,滚吧,别打扰我休息谁是万兽之王。”
余笙潮红的脸瞬间变的煞白,拿起衣服冲了出去,眼泪悄无声息地流了下来。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丈夫总要如此羞辱自己。
当初信誓旦旦说要一辈子对她好的是明晟,现在整天伤害侮辱她的也是明晟,到底哪个才是他的真面目。当初坚持结婚,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
余笙没走几步就跪伏在走廊的地上痛哭起来,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自己还能撑多久,或许只有死亡才是尽头吧。
在她身后,房门被无情的关上了,隔绝了她的哭声,也遮住了那个男人冷漠的脸。
第2章你做梦也别想离开
第二天早上八点,佣人一遍遍敲着余笙的房门,“夫人,该起床了,今天要和少爷一起去公司的。”
余笙充耳不闻,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吊灯:晶莹的,剔透的,脆弱的,就像他们的爱情。
她跟明晟相识于五年前的一个下午,她路过一条寂静的小巷,被一群小混混围住了。午后的街角空荡寂寞,任凭余笙喊破了嗓子也没有人出现,正是上天入地无门的时候,幸好路过的明晟听到她的呼救,跑进来打走混混救了她。
看着挡在她身前好像在发光的伟岸背影,余笙喃喃道:我的意中人没有踏着七彩祥云,但还是来救我了。
从那以后他们顺理成章的坠入爱河,明晟温柔又专情,余笙感觉自己像掉进了蜜罐。
只是她忘了那段话的另一半:我只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
后来的事情余笙不愿过多回想,带血的结婚证至今还躺在明晟的保险箱里,提醒着她,她要跟这个已经不爱自己的男人,共度一生。
咚咚咚!外面传来的敲门声一次大过一次,佣人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夫人,您怎么样了啊,您再不出声少爷就要赶回来了。”
她依然无动于衷,回来就回来吧,她不愿意总是忍气吞声了。
不知过了多久,明晟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传来,“余笙,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开门。”
余笙还是没有起身,她好想放纵自己一次,不受明晟的摆布。
门被人一脚踹开了,盛怒的明晟大步走进来,一把捞起床上的余笙,有力的大手伸进丝质睡衣上下摸索起来,“又没病,装什么装,只要你没死,我让你干嘛你就得干嘛,起来跟我一起去公司。”
“我不想去。”余笙咬着唇喊道。“你凭什么总是这样欺负我。”
明晟把她推倒,欺身压了上去,讽刺的笑了起来,“凭什么?就凭你离不开我。”
说着转身下床,回手抓住余笙嫩白的脚踝,粗鲁地拖了过来,把她扛到肩上,向外走去。
外面的佣人全都战战兢兢的低头转过身去,不敢抬头看正在吵架的男女主人。
余笙在他的肩头大喊大闹着,“你个变态,放我下去,我还没有穿衣服,我不想去跟你去公司。”
明晟充耳不闻,直到把她扔到车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如果你希望你家人好好的,那就给我闭嘴听话。”
余笙瞬间安静了,家人是她最大的软肋,父亲早年因意外过世,母亲还在化疗,离不开钱。
明晟满意的点点头,踩下油门,出发。不忘拍了拍她的头以示奖励。余笙以前最喜欢这样了,现在却难过的想吐。
她静静地望着车窗上的倒影流泪,如果爱,为什么要相互折磨?如果不爱,又为什么不肯放手?
到了公司,余笙一如既往地被安排在总裁办公室的一个隔间里,她可以干任何自己想干的事情,唯独不能离开。
透过隔间的玻璃,她可以看到明晟专注工作的样子。紧锁的眉头丝毫无损于他的魅力,可是这英俊的外表下,为什么有那么一颗狠毒的心。
余笙曾跪在明晟脚下,抱着他的膝盖哀求道:“明晟,哪怕你现在不喜欢我了,看在我们曾相爱过的份上,能不能不要把这些女人带回家里?我爱你,我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爱你,可是我真的受不了每天看着你跟别的女人在我们的家里亲热啊,求你不要这样折磨我了。”
明晟只是毫不在意的把她一脚踢开,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末了擦了擦眼角的泪,“怎么,后悔了,受不了了?可我觉得这样很有趣啊,我就喜欢看你这么痛苦的样子啊。”
说完对着怀中的女伴说:“你觉得呢。”娇媚的女伴在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明少真是会玩,太有创意了。”
说罢俩人就相拥离开了,只留余笙在地上无助的哭泣着,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有钱人的游戏啊。
安城很快就传开了,明少的夫人娶回来不过是当宠物养着玩的,从此谁都可以踩她一脚。
就像现在,明晟美艳的女秘书推开门,鄙夷地把一件衣服扔到她身上,“真是不嫌丢人,穿着睡衣都要跟到公司来。”
余笙捡起衣服,平静地说道:“那又如何,有本事你也让总裁同意穿着睡衣来上班啊。”
秘书气得跺脚,扬起手恨不得打她一巴掌,想到总裁就在外面,又放了下去,恨恨地说道:“你给我等着。”
“不用等了,就现在吧。”余笙抬起手毫不犹豫地挥了下去。
秘书白嫩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她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余笙,“你敢打我?”
余笙轻飘飘地吹了吹刚才发力的手,“这有什么不敢的,你去跟明晟说你刚才教训总裁夫人啊。”
秘书的脸色变了几变,还是忍了下去,总裁不喜欢余笙,但肯定更不喜欢有人越俎代庖教训她。这位总裁的独占欲,强的可怕,想起来就让人发抖
余笙听着她出去娇声向明晟抱怨被打了,面无表情地关上门,自嘲的想到:狐假虎威谁不会呢,只是不知道打了她心爱的女秘书,要被他怎么惩罚了。
母亲的身体状况日益俱下潘允姬,她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也不用再过多少这种日子了。想到这里眼神一黯,就要离开明晟了,她能放下吗?
第3章打狗也要看主人
下班后,明晟又让她跟自己一起去应酬。说是陪着应酬,不过是去接受他那一帮狐朋狗友的侮辱罢了。现在已经好多了,刚开始的时候明晟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她。说是好不容易得了个这么有趣的玩意儿,自然要让大家都见识见识。
还好,随着时间流逝,她参加这种无聊聚会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等到明晟彻底腻了这个游戏,自己就能解放了吧。
心如死灰的余笙跟着明晟踏进灯红酒绿的包厢,里面已经坐了十来个男男女女,看着他们进来,当中一个年轻男人高呼一声:“欢迎明大少跟他的小宠物。”所有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明晟走到最中间的位置坐下,那里早已为他空出。余笙则是跪在他的旁边,她是没有座位的。
一个新来的叫翩翩的女人不懂为什么称呼余笙为宠物,好奇地问起了男伴这是怎么回事。听完后一边咋舌这些有钱人真是太变态了,一边鄙视余笙,到了这个地步,她竟然还不肯离开这位明大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是活该。
她不由向着明晟望了过去,迷离的灯光下,明晟轻晃着酒杯的侧影俊美如神祗,这样出色的人物,哪怕不为钱,也足以让人沉沦。
想到这里她端起酒杯扭腰摆臀地走了过去,咬着唇笑问:“明大少,可否有这个荣幸请你喝一杯呢。”
明晟漫不经心地举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翩翩得了莫大的荣幸似的一饮而尽。饮罢对着明晟眨了眨眼,随意的把酒杯往后一扔,正好落在余笙头上,顺着她的身体滚了下来黎美娴老公,余笙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
翩翩故作惊讶地说着:“这怎么还有个人呢,我都没看见。”
明晟脸色不变,只是声音低沉几分,“一条狗罢了,不必在意。”说着拍了拍旁边的空处,示意她坐下,他向来来者不拒。
余笙还是低眉顺眼的跪在地上,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跟她无关似的。心里早已痛的不能自已,这就是对她的惩罚吧。
不一会儿俩人就打的火热,吻的难舍难分起来。明晟的手还在她的衣服里肆意探索着,翩翩气喘吁吁地靠在明晟肩上,咬着他耳朵说:“为什么还要那条狗在这里啊,好碍事的,我去把她赶走吧好不好。”
明晟微不可查的点点头,眼帘低垂,看不出什么情绪。
翩翩款款摆腰走了过去,高跟鞋准确无误地踩在余笙的手上,“听到没有,明少让你滚呢。”
余笙吃痛,想要尽快离开这里,不料因为手抽出的太快导致翩翩闪了一下差点摔倒。周围的人又笑了起来,翩翩有些恼羞成怒,捡起地上的酒杯就朝着余笙头上砸了过去,“谁让你把手抽那么快的。”
鲜红的血液自她额上留下,在地毯上开出一朵朵绝望的花。
翩翩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也不知道躲一下。
余笙惨白着脸,她一直都是最怕疼的,以前针扎一下都受不了日本石龟。然而现在,她可以留着血,跪在地上,从玻璃渣上膝行过去,对着他和他的女人道歉,“对不起,是我的错。”
那个会妥善照顾她不让她受一点伤的人已经不见了。
包厢里的气氛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凝固了,直到“啪”的一声响起,翩翩的脸上多了一个红印。
明晟寒着一张脸,冷冰冰地说着:“打狗也是要看主人的,谁允许你打她了。”
翩翩当即就要跪下,战战兢兢地说:“我错了。”
没想到明晟又扶起了她,把她揽在怀里,哈哈一笑,“美人嘛,犯错也是可以理解的,惩罚过就好了。”
余笙满怀的希望又被浇灭,她竟天真地以为明晟会替她出头。
人们又交杯换盏起来,只是气氛不复之前的和谐。大家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个眼色:传说明大少自兄长去世后就喜怒不定,果然如此。
余笙跪在地上,额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很快就打湿了衣服。身体越来越凉,终于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沙鲁克·汗,晕了过去。
明晟蓦地站起来,指关节攥的发白,自言自语道:“真是晦气,可别搞出人命。”说着毫不怜惜地把余笙扛在肩头走了出去,留下其他人面面相觑。
一出包厢他就不自觉加快了脚步,狂奔起来。路上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才赶到医院,黑着脸闯进急诊室,“医生,快看看她。”
医生一看赶忙示意他把余笙放到病床上,忍不住抱怨道:“怎么回事啊,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在脸上要留疤了。”
明晟沉默了,重重的在墙上打了一拳,这是他的选择,他认。
第4章豪门夫人不过如此
余笙醒来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她毫不意外,毕竟那个人的脚步已经不再为自己停留了。
头上还包着厚厚的纱布,她挣扎着下了床。跟明晟结婚后,他不许自己出门,手机里出了他跟母亲的电话谁都不许联系,跟原来的朋友早就疏远了。所以现在哪怕嘴唇早已因为缺水而干裂了,也只能自己去找水喝。
走廊上有很多人,彼此搀扶着走来走去,只有她,好像被整个世界都遗忘了,只能一个人扶着墙慢慢挪动。
她靠在墙上摸出电话打了出去,“喂,妈,你还好吗?我很好,明晟待我也很好,就是想你了,这周有事不能回去看你了,我跟明晟要出席一个活动,你也知道,他很忙的嘛。等闲了就过去看你,你要照顾好自己,我这边不用担心。”
挂了电话余笙只觉得心头酸涩夏目残夏,好像一根刺扎在喉咙里,呼吸都痛的厉害。可是妈妈生病已经很辛苦了,她不能再让妈妈为自己担心。明晟还算有点良知,在母亲面前对自己保持了最基本的尊重,否则她一定承受不了的。
“哟,这不是明夫人嘛,怎么住院了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啊。”一个尖酸刻薄的女声响起,余笙抬头一看,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吕宁。
余笙下意识的就想躲开,却被吕宁快走几步过来抓住胳膊。她看着余笙苍白的脸得意地大笑起来,“都这样了还要给妈妈打电话报平安,真是可怜啊。”她早就听说昔日校花嫁给明少以后过的不如人意,今天看见了,比自己想的还要惨,冯溪不禁幸灾乐祸起来。
这个余笙,凭着一副好相貌,在大学时候不知夺了多少眼球,毕业后居然还嫁给了明大少。还好明少娶她不过是当个玩意儿罢了,不然她的嫉妒,能把自己压的此生都无法翻身。
怎么才能让她这个样子众人皆知呢,想到即将到来的同学聚会,吕宁心里起了点小心思。余笙大学时候不是最清高不过的吗,如果让她在众人面前被撕掉外面那层皮,还有什么能让支撑她继续骄傲下去呢。想到这里,她兴奋的手都抖了起来。
余笙看着眼前不怀好意的吕宁又气又急,奋力挣脱开她的手转身就要离开。吕宁又挡在她面前,妩媚一笑,“明夫人,周末咱们同学聚会,赏光去看看吧。”
余笙绕过她继续向前,硬邦邦甩下一句:“我不去。”
吕宁把她推到墙上抵住,“由不得你不去。”心里的恨意在重逢那一刻就达到了顶峰,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余笙倔强地咬着下唇,不肯有丝毫示弱,一字一句重申到:“我不想去。”
吕宁有些生气,随即又志在必得的一笑,凑到她耳边说:“我记得你以前填过家庭住址的,如果你不去,我就去你家找伯母,给她讲讲你过得有多好,你说怎么样?”
余笙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无力地瘫软下去。生病的母亲是自己唯一的软肋,医生说她已时日无多,不能让母亲临死还为自己担心。她深深地看了吕宁一眼“仅此一次。”
吕宁放开她站好,“谁有兴趣整天围着你转,周日上午十点,W酒店,不来的话我就去你家找你。”然后像一只战胜的公鸡,得意洋洋地走了。
余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去护士台倒了杯水,混着苦涩的泪一起咽下。这都是她自找的,她认。
明氏集团大楼里,下属恭敬地向明晟汇报着:“夫人在医院碰到一名叫吕宁的大学同学,吕宁邀请夫人去参加周日举办的同学聚会。”
明晟漫不经心地扔出手中的材料,“不用拦,去吧,到时候记得派人跟着。”他心想让余笙见识见识外面的人心险恶也好,到时候她才会懂自己的良苦用心,以后就愿意乖乖呆在自己身边了。
余笙并没有告诉明晟这件事情,拜托来送饭的佣人带来衣服,放下头发盖住额上的伤,周日她直接打车从医院出发了。
吕宁没有来。不明真相的同学们望着她全身装扮发出羡慕地赞叹声,余笙尴尬地应对着,如果可以,她宁可天天粗茶淡饭,也不愿意过这痛苦奢华的生活。
“呦呦呦,我还没来,明夫人就已经开始炫耀她的豪门生活了。”包间门被推开,吕丽走了进来,看见所有人都在围着余笙,忍不住出言讽刺道。
“我没有。”余笙无力地辩解着。
吕宁走到她跟前,掀起她的头发,看到下面的纱布露出了然的笑容,“我就说呢,那么大的口子怎么会这么快就好了,原来是遮起来了。九阳武神”
她毫不客气地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对这所有人说,“你们知道她这伤怎么来的吗?我开始还以为这是被明少打的呢,毕竟有钱人脾气大嘛,也能理解。回去一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被明少情妇打的。你说你好歹也算正宫呢,怎么被打成这样也没人管啊。”
安静的包厢一下子炸了起来。
“有钱人哪有那么容易嫁啊,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你说她在家里会不会天天被明少打啊。”
“这就是贪心的下场,卖身钱不好拿啊。”
“打都是轻的啊,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别的不能说的手段啊。”
嗡嗡的议论声传到余笙耳朵里,刚才还亲热的互道家长里短的同学们,现在已经开始争先恐后嘲笑她了。
“够了。”昂贵的爱玛仕铂金包被余笙重重地扔到桌子上,溅起一片菜汁,包厢里瞬间鸦雀无声。她环顾一周,眼里发出无所畏惧的光芒,跟她对视的人不由得都心虚的低下了头,“对啊,我就是趁年轻早早把自己卖了个好价钱,不服来战啊。”
不知谁开了头,恭维声又起,余笙心里只有浓浓的悲哀,每次竟然都要靠着明夫人的称号才能脱身,明明他才是把自己陷入这般境地的罪魁祸首啊。
余笙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了,不等同学会结束就冲出酒店,没走多远就因为太虚弱停了下来。她倚在树上,看着湛蓝的天空和茂密的绿叶,心里一片荒凉。
多久没有这样轻松自由地呼吸过了,她跟明晟以前经常这样发呆,互相调笑。可是现在这些美好,都已经离自己太远了,好像上辈子发生的事情。
一滴泪自眼角滑过,她从不稀罕什么明氏夫人的位置,她要的,自始至终只有一个爱人而已啊。
第5章就不该让你出门
“小笙,是你吗?”一辆黑色宾利缓缓停到她跟前,摇下车窗,露出一个有些熟悉的儒雅面孔。
“方烨哥哥。”余笙惊喜地喊了起来,车里的人竟然是她青梅竹马的邻居小哥哥。小时候常一起玩耍的,当时不懂事还开玩笑说长大要嫁给他呢。后来方烨父亲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他们就搬走了,没想到今天居然又碰见了。
余笙扑了过去,没走几步就因为头晕摔倒了。方烨忙从车上冲出来扶起她,温柔地责怪道:“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
余笙调皮地一笑,“因为我知道你会来扶我啊。”
说罢两人都笑了起来,好像又回到了过去无忧无虑的时光。
方烨发现她额角的伤,心疼地抚了上去,“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受伤呢,走,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余笙慌乱的拒绝了,忙避开他的手,“没,没关系的,我自己不小心磕到了。”
“你呀,还是这么不小心,真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你一个人怎么过的,以后还是要我陪着你啊。”方烨捧起她的脸深情地说道。
余笙拿开他的手轻声说道,“方烨哥哥,我已经结婚了。”
气氛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问道:“那他对你好吗?你现在过的好吗?”
余笙低下了头,又抬起来,眼里闪烁着光芒,“我也不知道什么好不好,但能嫁给自己爱的人,就很好了。”
方烨没有追问,只是怜惜地抱了抱她,“傻丫头啊,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要来找我。我已经把你弄丢一次了,不想再弄丢你。就算你结婚了,我还是可以守护你啊。”
余笙甜甜一笑:“好的,方烨哥哥。”
而这一切,都被远处一个黑衣人记录下来了。
余笙回到家里恋爱方程式,明晟神色晦暗地坐在客厅中间,华美的水晶灯投下璀璨的光芒,为他加上一层晃眼的光。
他叩了叩桌子,“你今天去哪了?”
余笙的心也跟着颤了颤,“我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吕宁叫我去的,你也认识她的。”
看着浑身都在颤抖的余笙明晟心头冒起一股无名怒火,他有这么可怕吗?不由加大了声音,“然后呢?”
余笙乖巧地低下了头,“我去看了看我妈,然后就回来了。”她下意识地隐瞒了今天见过方烨哥哥这件事,现在她的处境已经够糟了,不想再拖别人下水。
“好啊。”明晟怒极反笑,他就不该心软让这个女人出门,不过半天功夫,她就学会对自己撒谎了。
他走过去抓住余笙的脖子一直抵到墙上,沉声问:“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干嘛去了。”
余笙瞬间明白过来,他很有可能派人跟踪自己了。事已至此,更不能暴露方烨哥哥了。她咬着牙说“没有。”
“很好三勒浆。”明晟反而平静下来,扯下自己的领带把她的双手绑在柱子上,然后毫不留情地撕开她的衣服,露出光洁的身子来。拿出一根鞭子,狠狠地抽了下去。
“啊。”余笙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她雪白的背上立刻多了一道红痕。
“这是惩罚你晚归。”
“啊。”
“这是惩罚你撒谎。”
“啊。”
“这是惩罚你跟别的男人亲近。”
“啊。”
余笙的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喊的明晟心烦意乱,他扔了鞭子怒喝道:“知道错了没有。”只要她认错,他立马就放开她。
“我没错。”余笙不安分地挣扎着,她不过是跟老朋友吃了顿饭,有什么错。
“我真是不该让你独自出门,这才多久,你的心就野了,居然敢跟我顶嘴。”明晟走过去拽着她的头发迫使她的头不断后仰,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这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信不信我能把你干的再也出不了门。”
说着一个挺身直接贯穿了她,一阵刺痛传来,余笙留下了屈辱的泪水,她在自家的客厅里太空飞行棋,被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强暴了。
不知过了多久,余笙感觉自己都要失去意识了,明晟才结束了这场不对等的战斗。她迷迷糊糊中被人解开手上的束缚,有人轻轻吻着自己的头发说:“你为什么不能乖乖等着我呢?”
呵,余笙感到了莫大的讽刺,自己还不够听话吗?
第二天一大早,清晨的阳光洒下来,照在余笙赤裸的身体上,交错的红痕触目惊心,她在梦里都不断的发出呻吟声。
敲门声响起,她尖叫着从梦魇中惊醒,“我没有背叛你”,双手拼命地挥舞着,像要赶走什么人似的。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不过是有人在敲门罢了,自己现在已经是草木皆兵了。
门外传来佣人的声音“夫人,我来给您送早餐了。”
余笙疲倦地说着,“不用了,我等会儿出去吃。”
佣人犹豫了一会儿说:“夫人,恐怕您出不来了。”说着打开门上一个小洞,把饭菜递了进来,又把小洞关上了。
余笙眼睛蓦地睁大冲了过去,疯狂地转动着门锁,又拼命地在门上拍打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外面的人应该是得了吩咐,不再说话。
余笙狠狠地在门上踹了一脚,又把饭菜全都砸了过去。发现这一切都是无用功后,开始在房间里寻找能帮上忙的东西。让她失望了,什么也没有。刚才没仔细看,现在一打量,除了她今天睡的床,这房间里的东西都被搬走了,连件衣服也没留下。
她光着身子徒劳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很明显,明晟把她关起来了。
夜里,别墅花纹繁复的黑色大门为了迎接男主人的归来而缓缓打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驶入,开到门口,下来一个英俊冷漠的男子,正是明晟。
他随意地脱下外套扔给外面早已等候多时的管家,边走边问道:“夫人今天怎么样。”
管家低头回答道:“除了早上闹了一会儿,把送去的饭菜都扔了,后来一直很安静。”
明晟停下脚步,狐疑地转身问道:“一直很安静?”
“是的。”
明晟觉得有些不对劲,余笙是柔弱中带着倔强的性子,自己这样对她,闹了一天刚安静下来还差不多,怎么可能就闹那么一会儿。不对,他像一阵风一样冲了上去,希望来得及。
来不及让人找钥匙打开房门,他直接撞了上去,打开门后的景象让这个向来以残酷无情著称的明少腿都软了。
血!血!血!触目都是鲜红的血液,在精美的地毯上染出一幅妖异嗜人的花,花的中央,余笙裹着床单躺在那里,脸色苍白,生死未卜。
明晟感觉自己的心被攥成一团,疼到窒息,他跪下去抱起余笙,痛苦地贴着她冰冷的脸,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回复“小说”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