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乱感觉英雄联盟作为一个盲人,周游世界是一种什么感受?-有人杂志

时间:2015年09月12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59次

作为一个盲人甜心战士f ,周游世界是一种什么感受?-有人杂志

世 界 上 最 长 情 的 套 路 是
有 人进化狂潮,有 温 度

六一儿童节,我却想起了小时候学的一篇课文,海伦凯勒的《我的老师》。
19个月大时因为疾病而失去听力和视力的海伦凯勒生活在黑暗和寂静里,她的老师安妮·莎莉文带着海伦走进生活,走进自然,用触摸+拼写的方式教海伦认字,再慢慢体会那些抽象的概念,比如说“思考”和“爱”。对海伦来说,莎莉文老师帮助她以新的方式观察这个世界。
那么,旅行呢?如果盲人得不到三天光明,他们还能够看世界吗?
今天的推送依然关于无障碍旅行,来自颜值与智商双高的R.N.A.翻译小分队。旅游目的地是意大利罗马。我2015年去过意大利,在我喜欢的欧洲国家里,它可以排进前三。
两个礼拜没有更新,因为我去东欧冒险了。我去了匈牙利、奥地利、斯洛伐克和捷克。让我形容一下这次旅行,那就是fucking amazing!
下回上新我的东欧历险记。上次承诺过的明信片已经全部寄出去了。
这个月,我将第三次被邀请去布鲁塞尔演讲,分享一个轮椅旅行者在欧洲的历险记,也会和Vice合作新的旅行内容。不过你们最先看到的可能是我对一个男科大夫的采访。如果你们有想问男科大夫的问题,可以给我留言孙一萌。采访定在下个礼拜。
我慢慢意识到,打破生活的界限与格局不仅仅是突破物理的限制,更重要的是突破自我心理的设限,去深度了解和我们截然不同的人。采访就是一个很好的窗口。
希望通过这个公共号,帮助其他人一起破界!
和以前一样,如果你们想支持我这个正在发育的无障碍旅游项目,帮助更多身心障碍者看世界,可以选择文末赞赏。
也谢谢所有的读者和我一起生活,一起成长。

我站在罗马梵蒂冈的西斯廷教堂里,用一条围巾为我的旅伴比划上帝巨大的臀部狼孩的故事。
“我觉得上帝一定会原谅我们的。” 我一边用这条特制的卷尺比划着屁股两瓣之间的距离,一边对Sarah说道。
然后,我们开始在肃静的人潮中傻笑。
周围的人都在盯着米开朗基罗那幅著名的天顶画。 时不时响起的 “噢”声 提醒我们,其他人也发现了全能的上帝那富有争议性的屁屁(米开朗基罗画的是他分离日与夜后转身的样子)。
但是Sarah是个盲人,因此当我们参观这个世上最著名的湿壁画时,我就用这种方式帮她讲解壁画的规模。

为一个失明者讲述西斯廷教堂的复杂程度,你需要一些道具 。
小星星评语:我夏天去西斯廷教堂的时候真的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我真的一点都不享受,闻着一厅子的汗臭味、狐臭味,还有滚滚热浪,我只想赶紧走,哪还有心情看上帝的屁屁
罗马是一座充满标志性画面的城市。 多数视力正常的人知道罗马斗兽场、圣彼得大教堂和许愿池长什么样。 但是在这个假期里,冯天魁这些失明或者部分失明的旅客与视力正常的人结伴而行,后者的职责是当他们的眼睛。
当然,你 “看到” 的和最后聊到的东西通常取决于你旅伴的兴趣所在——配对的人每天都不一样。
因此,当在美国移民局工作的Elisa跟我一起玩的时候双胞胎伊莲,我在西班牙阶梯附近发现了一家宝格丽的店,结果我们欣赏了半天——我描述了半天——珠宝首饰。 当我跟在西约克警局工作的Kaukub一起的时候,我们的注意力就转向了建筑。跟还是学生的Alice一起的时候欧亚斯密,虽然她对景点也很感兴趣,但她要求我也留心一下周围的男人。

在罗马斗兽场
小星星评语:罗马斗兽场出乎意料的无障碍!轮椅碾压毫无压力,我非常喜欢。
我们的旅游经理,来自专业地陪公司Traveleyes的Jack解释说,我的任务是做一个朋友和导游。 “你不是看护,” 他说, “虽然你确实需要体贴一些。”
行前信息描述时,我不需要表现得 “极其外向” ,但是我要能自如地应对 “善意的玩笑”。
通常来说,聊天我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要一边引路一边聊天还是很有难度的。
经常是我讲得正带劲的时候,就需要过马路、上下台阶或者过闸机。等我提醒完我的旅伴 (“这里有一个马路牙子。好的,现在抬脚。”) , 我已经处于懵逼状态天下第一嫁,完全忘掉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盖尔玛。
我遇到的第一个叙述难题发生在许愿池。 Alice问我它是什么样的。我觉得我说得还不错: “肌肉发达的海神尼普顿、身后是海马、巴洛克式的外观 (修复之后特别白)、水跟游泳池的差不多蓝。”

小星星评语:我15年来的时候许愿池在维修,但这依旧挡不住人们想迫切实现愿望的心情,隔着维修栅栏死命往里面投钱,也不管投没有投得进去。那架势依然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乱感觉英雄联盟,许愿的竞争力强劲,不知道等许愿池有空处理你的愿望的时候是何年何月
在我们走开的时候,一个商店橱窗引起了我的注意新生代黑社会,然后我嘲弄地哼了一声。 “你看到什么了?快告诉我鱼祖神珠!” Alice喊道。
我问她是不是让我说实话 (那还用说) 熙熙森林,我于是小声告诉她我刚刚看到了一包轧成丁丁形状的意面。
Alice招呼其他伙伴过来的时候,James这么评价了从不同角度看世界的乐趣。他虽然才26岁,但已经是Traveleyes的老主顾了。 ” 我们去意大利索伦托的时候, “他说,” 我跟一个十几岁的小孩一起度过了一天,他把每个考古遗迹都形容成墨西哥卷饼或者香蕉。 “
当然,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 虽然在整个旅途中这些视觉障碍的人 (通常称之为VI) 付钱要多,而视力正常的人付得钱要少得多,但他们都有所收获。
“这种度假方式让我能够独立活动,” 有视力障碍的Laurel说。 “不用依赖我的家人和朋友才能出游的感觉真好。”
视力正常的旅行者Stephen说话特别言简意赅,我正长篇大论地描述梵蒂冈瑞士近卫队花里胡哨的外套,他就看了一眼然后说 “小丑”。
他补充道:” 我们从不赶时间。我们经常可以走特别通道,还可以配备很棒的向导。
小星星评语:欧洲的很多旅游景点残障人士和陪同人员都不需要买票,或者只需要半价。但关键是不用排队,你们看看花少第一季就知道,参观一个圣彼得大教堂要排三个小时,参观爱丽舍宫要排五六个小时。
我们本地的导游Manuela是一个充满创意的人。 她带了主要景点的3D模型,还标上了盲文,鼓励我们五个人手拉手围住万神庙的一根柱子来感受它的大小,我们漫步到旁边的古城奥斯提亚安堤卡废墟时,她拿出自己的iPhone播放车轮碾过鹅卵石的音效。
我也渐渐适应了自己的角色。 我不再担心我是否应该说 “看!” 或者 “你看到了吗?”,因为VI也会这么说,而且我发现其实我很喜欢描绘我们所处的城市的场景。

3D模型让盲人旅行者对斗兽场这样的景点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当James和我穿过街道走向古罗马广场时牛小强,我提到了华丽的路灯、奶黄色的房子和它漂亮的蓝色百叶窗。
“是海军蓝还是浅蓝色?” James调皮地问。 “遮那么安全干嘛?”
“安全?我没说过什么安全啊。”
“噢对不起,我想多了!” 他打趣道。 “我就是什么都理解特别透彻!”
他的说法让我想起Elisa在某次晚饭的时候说的话: “我告诉人们,我或许没有视觉,但是我还有其它的感觉——更不用说常识。”
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最后一天到达一个饭店时,我的VI朋友们建议我们选一个在无烟区、远离儿童又晒的到太阳的桌子——我欣然接受并坐下,没有说多余的话。
对这个世界,只需要感受就够了。
iOS打赏扫描这个二维码

关注小星星通信浴血承欢,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

没看够?
长按二维码关注《有人》微信公号
更多精彩的故事在等着你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