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仓木麻衣和孙燕姿佛山鸟叔:搭棚工18年前种竹林,打造唯美鹭鸟天堂-广佛头条

时间:2018年10月28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184次

佛山鸟叔:搭棚工18年前种竹林,打造唯美鹭鸟天堂-广佛头条夜半鬼敲门




【探秘尘世美】
向往的佛山3

沿着川流不息的碧桂公路,
在距离顺德城区中心到5公里处,
有一个名叫顺德鸡洲西围的地方医道通天。
与周围园区厂房林立形成对比的是,
这里有一片湿地绿洲,
走近可见茂林修竹、鹭鸟翱翔。

1999年,这里还是一片无人租用的白地
一个梦想有自己林子的“后生仔”
冼铨辉租下这里,种下一片竹林
没想到18年间,鹭鸟不请自来。

当年杂草丛生的空地,
如今已成为成千上万只鸟类的安家之所。
当年的后生仔化身“护鸟人”,
守护这片城市鹭鸟天堂,一晃就是18年,
就让头条菌带着你
前往“鸟叔”的竹林湿地一探究竟。


城中央有湿地成千上万鸟蹁跹
上周六,在佛山创森办的组织下,
头条菌来到了冼铨辉的“鹭园”。
今年48岁的冼铨辉,
正忙着接待前来进行课外实践的
学生和亲子家庭们。
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人来这片基地参观学习。

穿过十来米的花木场,
沿着一条窄窄的小路,
就是鹭鸟天堂了。

行走其中,175亩的竹林被一条“护城河”环绕。
沿着铺满石子的小路,翠竹绿影婆娑。
竹林里,鸟儿不时嘀咕,
白色、灰色的鹭鸟或地头饮水
或振翅盘旋,蔚为壮观。
抬头望三浦佑太郎,不远处高楼林立。

傍晚时分,登上观鸟台,
更可以见白鹭和夜鹭
因昼伏夜出或昼出夜伏的习性而交相往返,
上下翻飞,十分壮观。

这片“鹭园”内,
鸟的数量用成千上万只形容不为过,
种类以白鹭和夜鹭居多。

资深观鸟爱好者谢志伟认为,鸟类选择栖息繁衍条件“挑剔”望甜,必须具备茂密的植物、稳定的水源、充足的食物。他认为,“鸟叔”的竹林茂密欺诈者之手,且无人打扰,为鹭鸟筑巢创造了条件。加之炼狱魔女蔚,竹林这边河涌水网密集,因此成为野生鸟类的理想栖息地。

搭棚工种竹林,鹭鸟不请自来
18年前,一直梦想拥有属于自己林子的搭棚工冼铨辉,在肇庆、佛山各区多番考察后,决定在碧桂公路旁租下一块170亩的空地。
“当时是为了准备建筑材料,我在这里种下一些竹子。”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竹林刚长成一年,就有一群鹭鸟不请自来,将冼铨辉为工作所种下的林区当成了自己的家。

“种下竹子的第一年夏天,竹林都没长密,就有一些鸟过来了。”鸟叔说,我也没有赶它们,但没想到到了秋天的时候,又来了一批过冬的候鸟。
“鹭鸟慢慢飞来,证明鹭鸟很需要这个地方,所以我就铁下心,封闭了这个区域,不让人进出,让鹭鸟在此栖息、繁殖。”冼铨辉说,第二年,他又在周围补种了一批竹子,让竹子覆盖率达到95%,让鸟儿们栖息。

没有了干扰,竹林密了,竹林里的鸟也越来越多,不仅有长居于此的鹭鸟李丽莎儿童节,还有冬季来此做客的候鸟。

2003年,冼铨辉决定中断砍伐,将辛苦种植的竹林“拱手相让”给小鸟。冼铨辉的搭棚架竹子是重要的建材,一根可以卖五六元。不砍竹林直接意味着经济损失。“我宁愿自己少砍一些竹子,也不让工人去赶走那些鸟。”鸟叔说。
他保护鸟儿的做法招来朋友的质疑。“有这么好的鸟都不知道抓来吃,傻乎乎的。”冼铨辉说异都风流,别人这样说,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法茂人。


1200米“护城河” “隔绝”外界偷猎
“一行白鹭上青天”在外人看来,是优美壮观的景象。但对于生性警觉的野生白鹭来说武松卡盟,可能是受惊的表现。
随着竹林的鸟越来越多,很快就惹来了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隔三岔五就有到鹭园偷猎的人。为了小鸟们的安全,冼铨辉开启了护鸟模式。

2003年3月,待来过冬的候鸟基本离开,冼铨辉雇了两台挖土机,围着竹林挖出一条数米宽的“护城河”,将竹林与外界隔开。
护城河宽约6米,长达1200米。河的一边是他、工人和狗的活动用地,占地约20亩;另一边,则是鸟类的栖息地,占地150亩,而且禁止除工人外的人员出入。

“护城河作用很多,除了防火防盗,也方便了我们自己划艇巡逻。此外,护城河还可以把水引到林子,有鱼有虾,鹭鸟喝水和捕食都方便了许多。”鸟叔说。
为了防止小鸟被偷、被猎,鸟叔还专门养了20多只狗仓木麻衣和孙燕姿,每天在竹林四周巡逻,还请了10多名工人,轮流值班看护。

不过,让鸟叔感到欣慰的是,近年来,随着环保意识的深入人心,现在偷猎小鸟情况大大减少。“以前杨小年升官记,一晚上要响十几发打鸟的枪声塔塔妹。现在已经很少了。”鸟叔说。

打造鹭园生态链承包鱼塘备水源
竹林规模越来越大,掉落的枯叶更是令水质变差。冼铨辉想到了一个方法,在竹林的尽头承包了一个5亩的鱼塘,专门给“鹭园”充当后备水源基地。
每当“护城河”内水位下降和水质变差时,冼铨辉便放出竹林旁鱼塘内的水,冲洗脏污和淤泥,也让林里的水环境得到流通、改善。

为了照顾一些“老弱伤残”的鹭鸟觅食,“鸟叔”还先后在鱼塘内投放了共80万尾鱼苗,供这些鹭鸟食用。在静静的护城河内,记者也不时可见小鱼小虾游弋。
提及对自己所创造的这片竹林湿地的评价,冼铨辉挑剔地摇摇头说,自己读书少,文化水平有限,又没有专业的指导,所以竹林跟很多湿地公园比起来,景观、环境都差远了。

佛山市绿化委副主任胡羡聪建议他,在湿地周围不妨加种几排树木,一来可以降低汽车噪音、尾气的污染,二来可以减少外界对鸟类的干扰绝世杀神。
另外还可以种植一些浆果类植树,吸引部分食植类的鸟类入驻,丰富现在鹭园以食肉类鸟类为主的种类局面,有利于生态稳定循环。


竹林成观鸟实践基地,生态护鸟一起来
如今,鹭园已成为众多机构的实习教育基地。2014年,顺峰山中学的老师主动联系了冼铨辉,希望竹林能作为学生的观鸟实践基地。
考虑到林区情况逐渐稳定,社会保护鸟类氛围也越来越好,冼铨辉决定和顺峰中学合作,让竹林变成公共教育场所。
此外孟子两章,佛山顺德教育学会等机构也把实践活动基地设在了这里。

“现在逐渐有学生、摄影爱好者进园看鸟,但我认为园内配置跟不上,不过我好乐意花钱花时间让社会爱护鸟类人士进园观鸟。”为了观鸟的学生更方便和安全,冼铨辉吩咐工人在泥地上铺上沙石。
记者在来访登记本上看到,从5月28日到6月初,鹭园接待的市民、学校机构、企事业单位的来访人数已经有40多批。“我希望通过这个基地,让更多的人一起来关注这些鸟,一起来保护它们、留住它们。”鸟叔说。


未来去留难定,何去何从令人忧
提到林里的鸟就乐呵呵的鸟叔冼铨辉也有着自己的小烦恼。他告诉记者,自己与村里签下的租赁合同明年年底就要到期了。到时候,“鹭园”可能面临搬迁,到时这些成千上万的鹭鸟不知道怎么办。

“为了不赶走鸟儿,我在三水选了地方种竹子弥补收入,因此生意还过得去。”冼铨辉说,现在这里租金已经要二十多万元一年,如果再提高,真是难以为继了。
“最关键是如果土地收回之后,我不知他们会怎么处理?”提到这些,鸟叔显得忧心忡忡。他表示,不管未来谁接手,都希望鹭鸟天堂能保存下来。

“现在国家对生态很重视,也非常支持环境保护。很多民间社团、爱鸟人士都关注鹭园何去何从,我希望通过各层面的共同努力,一定可以把这一片城市的生态家园能保留下来。”冼铨辉说。
对此,市绿化委副主任胡羡聪表示,鸟叔18年的苦心经营,为城市留下一片绿让鹭鸟栖息,是非常有情怀的举动西门小恨恨。大家也希望这片绿洲能保留下来,让鸟儿繁衍生息,传播生态环保理念。


鸟儿31种,叽叽喳喳不思归
资深观鸟爱好者谢志伟曾在鹭园做过长时间的观测,他发现,鹭鸟的鸟类十分丰富,种类高达31个。
在鹭园鸟类的清单里,除了白鹭、苍鹭和夜鹭等常见的鸟类品种,更是出现了普通鵟和红隼等被列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的野生鸟类。此外,谢志伟告诉记者,鹭园还观测到白喉红臀鹎等省级保护鸟类有9种,以及“三有”保护鸟类20多种。

“鸟叔的鹭园周围是顺峰山公园和桂畔湖湿地公园,周边的水网密集,因此水源比较充沛。”谢志伟称,陈蓓琪但是顺峰山游人较多、干扰较大,桂畔湖湿地公园刚刚建成,植物还不够密集,因此周围的鸟儿更偏爱于鸟叔的鹭园生息繁衍,主要是因为这里丛林密集,人为的打扰少。

“鸟叔这样的鹭园现在是越来越少了,除了南庄的绿岛湖、九江的鹭鸟天堂,佛山很难再找到鸟类如此集中的地方。”谢志伟说,这几处鹭鸟的聚集地,都与当地或个人保护得好有关。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温利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龙成通
编/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冯嘉敏
出品:广州日报佛山全媒体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