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伊萨狗粮作者-于漫江(哈尔滨) 情定呼兰河畔(散文)-精品悦读

时间:2018年05月04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153次

作者/于漫江(哈尔滨) 情定呼兰河畔(散文)-精品悦读
精品悦

悦起来
情定呼兰河畔(散文)
作者/于漫江(哈尔滨)


大概是八年前,我从一个偏远的三江平原农村来到当时的呼兰县,那时父亲卧病在床,母亲和年幼的弟弟照顾父亲,我刚满18岁,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在家种了两年地,微薄的收入对于父亲的病只是杯水车薪。现实逼迫,我不得不离开家乡,到城市寻找出路,多挣点钱给父亲看病。
我不知道能不能挤进城市里美腿皇后,有个我能够落脚的地方。当时的呼兰,街道不像现在这么宽,个体经济也没那么繁盛,也没有成为冰城哈尔滨的呼兰区。
我是从家中的一本小说里知道呼兰河的,知道了作家萧红,知道了她的《呼兰河传》,那是因为一次学年成绩排榜,我取得了全年级第一的成绩,老师奖励给我的。从此后我便知道了自己心中的向往,那个静静的呼兰河,她等待着我。
萧红的故乡,我来了!踏上呼兰河岸的土地,我忽然觉得我的生命和这里有着某种割舍不掉的情结。

我没有什么学历,又没有什么门路,为了找一份供吃供住的工作,唯有去酒店做工。在人才市场的招聘信息上得知,达人酒店正在招学徒工,我热血沸腾地去应聘,很幸运地被聘用,至此以后我便在达人酒店开始了我的学徒生涯,因为凉菜系缺少人手,我被分到了那个系。那儿就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我的启蒙师傅,老徐。老徐人很好,技术方面对我很严厉,平时无事时也很温和。师傅教得细心,徒弟学得用心,师徒二人相处很融洽。我的勤快麻利赢得了师傅的欢心,也被那里的厨师长看在眼里,他说,年轻人好好干,好好学,会有上片天地的。我每天都把我工作的案板和周围都拾掇得很干净,备料也整齐、到位,除了份内事,有时也去帮帮其他热菜系的师傅打打下手。我要学的东西有很多,一个从农村出来的毛头小子要想让人看得起,也为了赚钱治父亲的病,非得努力学得一技之长才行。
在达人酒店干了一年,我的工资也从最初的三百块长到了八百块,在那时的呼兰已经是一个凉菜系学徒工的最高工资。酒店里有很多青春飞扬的男孩女孩,他们整天嘻嘻哈哈,无忧无虑,恋爱也在酒店中传扬着,谁和谁好上了,某人和某人恋爱了,当时的我虽已十九岁却根本没有想过这档子事儿。再说厨师长规定厨房里的学徒不准谈恋爱,如果被他发现就会被踢出厨房,他掌管着厨房的“生死大权”,我根本不敢想这方面的事情,而我的家庭条件也不允许丢掉这份工作。
我的勤快质朴被达人酒店大厅点菜的二姐注意到了,二姐是那里工作最久的老员工,用她的话说,这里的一草一木她都熟。二姐将酒店的拿手菜向她的顾客推荐,这很类似于商场里的导购员,她总是听到凉菜的某道菜如何被叫绝,也就是那个时候起,她注意到了我。她是酒店里有名的媒婆,也促成几段美好的姻缘。久而久之,她推荐凉菜系的菜就更多了,虽比平时累了些,但那是我的成就,我们之间也更熟稔了。师傅老徐有时老逗趣二姐,但我从不和二姐开玩笑,她觉得我人很安静,也稳重,不象其他的男孩子那般油腔滑调的。二姐还是酒店里有名的媒婆,还促成了好几对美满姻缘。某日,她“深深地”看着我,我被她看的直发毛,二姐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小王啊,二姐觉得你这个男孩不错,想给你介绍个对象你同意不?”我笑而不答。二姐又问道:“你倒是说话啊。行不行啊?”我说:“二姐,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是“五无人员”一、没有学历;二、没有存款;三、没有房屋;四、家是农村的;五、又没有什么一技之长。二姐说:“你小子有没有六啊,我还等着那!”

“有,还没有车子!”“行呀,你小子浓眉大眼的,你可别不知好歹!其实好些丫头都暗恋着你呢,托我给你带个话,但是我觉得你和小兰子最般配最合适。你的情况和条件,兴许女孩儿不看重这些呢!你看咱们这儿的小林子和大萍当初不也挺苦的嘛,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你倒要看看现在人家过的是啥日子,听说他们自己开了饭庄,有了孩子,日子红火着那,羡慕人家吧!你们也可以的,缘分来了,就把握住。是你的就跑不了,不是你的强求也强不来。其实说这些都不重要,关键在人,生活可以改变一个人,人也可以从逆境中改变生活,也许人家姑娘就喜欢你,不太在意物质条件什么呢,你同意不?我觉得你不会让我丢脸的,你师傅那点拿手的破玩意也都传授于你了,你要是换个地方也能立棍儿成师傅了!”二姐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知如何拒绝,或者我也不会婉拒人家的好意。
“嘿,姐们儿,行啊!对我徒弟挺上心呀,不过你的话在理,我听着也舒服!人这一生哪能那么一帆风顺,总思前想后的,不争取个什么,那就一定错过,错过了,就错过了一生,是不是啊,大徒弟!对了,你说谁的手艺是破手艺,你丫的,我奸了你!”二姐与师傅打闹了几句便大笑着离开了。
这事过了很多天,我似乎都忘记了,我在自己的岗位上忙忙碌碌,一天又一天。
每天我去凉菜系药膳房仓库取料,都会经过一个包间,也巧我每次去的时候,包间的理石地面都被刚刚擦过的,很干净复姓有哪些,也透亮。每个包间都有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她们每天都会擦亮包间的地面,这是酒店的规定。我又不得不进去取料,否则会耽误当天的走菜,那就误大事了。女孩,一次不知声,两次不言语,第三次跟我发火了,她急头白脸地大叫:“你就不能晚间准备出来,非得大早上来扰乱我的工作!我一大堆事儿,杯子,桌布,餐巾那个不需要更换洗刷,下次我擦完地后你再来,我就不让你进!”女孩很横气。我也很着急,便跟她急了:“我又不知道顾客能吃什么,又不好提前准备,你能怪我吗!”我也吼了起来,女孩被我的吼声气得哭起来。

我每天依旧去,我们每天依旧吵,到后来她妥协了,她等我取完料再忙着擦地。后来我听说有一次她都十点多擦地还没擦完,被经理批训了一顿爱多康。客人马上就上了,多耽误事啊。她没有迁怒于我,也没有说出是我的原因,更没有说我的坏话。经理发火也很正常,那时达人的包间几乎每天都被预定满了。如果客人来了,看到房间没有拾掇干净,遇到不通情达理的主,转身就走的,那后果就严重了,说不定会被炒了鱿鱼。
这事儿之后,我觉得她也挺不容易的,我有时取完料就帮她给包间的理石地面快速擦完,一来二去,她的气消了,我们熟悉了,负气争吵的事没有了,但我从来没有多余的话,取完东西,帮她擦完地就离开。她看着我的眼神,也不是当初的横眉竖眼,嘴角倾斜,手里的杯子也不是叮叮当当地震响,渐渐地看着我的眼神,温和了,有一种我读不懂的异样光彩,还有些许熠熠的光亮。
我有些后当初对她的粗暴作法,因而对她也尽量弥补着。她也发生了变化,她又抢在我去之前把地面擦了,并在我行走的路线铺上了纸箱板之类的覆盖物,等着我踏过去,她也在为我着想呢。我看到她的善解人意,心也莫名地颤抖了一下,我没有想到,爱情正如一枚种子,悄悄地在她心里萌芽了,而这爱情,对于一个穷小子来说,那是多么奢侈的事情!
终于有一天二姐在凉菜系的走菜口对我说:“小王啊,下午如果没事,你去药膳房的包间看看,你还记二姐给你介绍对象的事吧。小兰子在等你。”我的脸瞬间红了,心脏也跳动得厉害。
小兰子,小兰子不就是那个我们经常拌嘴吵架被我气哭的那个女孩吗?她会喜欢我吗?她和我会有着怎样的缘分?我们的结局会是怎样的呢?厨师长又会怎样处置我呢?我的心情很凌乱,也很激动,又忐忐忑忑的期待着午后的到来。
下午,心不在焉地吃完了伙食饭,我颇有些紧张地去了药膳房,我看到小兰子穿着整洁的工作装,双手抱着手臂安静地伫立在包间的窗前,我第一次那么仔细地看她的背影,似乎忘记了说些什么,就那么静静地傻傻地看着她,当她回过头看到我时,楞了一下,红彤彤的脸笑着说:“你来多久了菠菜进行曲,怎么不说话,傻瓜。”她眼睛里的东西更加地富有神采,这回眸的瞬间,是那么恬静,像梦中的花园,绚烂的水晶,红彤彤的苹果,像诗歌,像远方的声音,像山谷里幽兰的绽放……

我仿佛痴呆了,她的话才把我从那么唯美的梦境中带回到现实,这不是一个梦吧!
“嗯,来……了,是二姐…让…我来的。”我有些语无伦次。她突然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原来,二姐说的男孩就是你啊!太搞笑了,我们这对冤家也真是的呀,真的不是冤家不聚首呀!”我也跟着傻乐起来。
那个午后,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依稀那般清晰,兰的音容笑貌,气质绰约的身姿,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美,伫立在窗前恬静的倩影都永远刻在时光的记忆里,刻骨铭心着,难以忘怀着。青春有爱的日子是无比美好的。感谢上苍,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我艰涩地说:“我们都还年轻,正是人生事业的起步阶段,不是谈恋爱的时机。”
她用食指放在嘴边说:“嘘,你的情况二姐都向我说了,我不在意你是不是五无人员,我只相信我的眼睛,我看到的,我感受到的,都告诉我,你是个值得依赖,值得信任的男孩。你的顾虑我也都理解,你怕厨师长刁难你,但是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喜欢你,我也不清楚,这种感觉是何时在我的心里扎根的,我的父母也不让我过早谈恋爱,社会上的好人不多,他们也不放心。但是我信任二姐,也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觉。你会拒绝我吗?你忍心拒绝我吗?你没有感到我看着你时盈盈的目光和我们吵架时我峨眉倒蹙的凶巴巴的样子有多么的不一样吗?”兰的落落大方,言辞激烈,我根本说不出话来,或者我没有她那么能言善辩。
我本就不善言谈,又不忍心伤害人家姑娘的心意,于是我问她:“你真的想好了跟定我了吗?而不是学着其他的女孩那样有个男朋友显得不孤单,有谈资,生活看上去不单调?”
她说:“我想好了,我不是拿感情当笑谈游戏的人,我相信你也不是,我们都不是那类人,你放心吧,我不是随随便便的女孩,我也有权去争取属于自己的幸福,只有你能够带给我这样强烈的感觉,海洋,你知道吗?我真的非常非常地喜欢你伊萨狗粮。你的心一丝都感觉不到吗?”
我能感觉得到,但是我回避着那样的让我心神不定的目光,但又常常渴望见到那目光,每天来到药膳房都是我一天中最开心的事情,每天看到你,看到你在忙碌的样子,我的心就容易变得特别安宁,这种感觉我知道存在,但是时常又不愿承认,又没有勇气去面对。我想那也许只是好感,也许是喜欢,那或许不是爱情.....
“海洋,你别说了,爱情需要时间的沉淀,我都懂,我们先这样相处,看看彼此是不是适合对方,如果适合就修成正果,如果不适合,你我也都别强求,但我们一定要好好地,好好地干好工作。”
就这样我们在药膳房呆了一下午,聊了很多。我没有忍心说决绝分别的话,或许一个人也不能太孤单了,也应该有牵挂的人,彼此心灵照应的人。人家一个姑娘都能放得开,我一个大小伙子又忸怩些什么,爱就爱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本来就一无所有,大不了从头再来,厨师长?会不会为难我们呢?
从此往后,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泡在药膳房里,我给小兰讲故事,讲呼兰河的传说。小兰说:“我生长在呼兰,是吃着呼兰河的河水长大的,但是我愿意听你讲的故事,你讲故事的样子好帅,好动听,海洋,你能给我讲一辈子吗?”
“我愿意,小兰,一辈子。”
我们第一次出去玩的地方是个比较庄严肃穆的地方,那是萧红的故居,我终于来到萧红的家,充满书香气息的家,这个作家的际遇总是让我悲悯和敬仰。因为你,我来到了呼兰,呼兰河不过是历史的长河中的一个小小的支流,但是这里的河流很激荡,很澎湃,有着很多故事……
有时,我们也会去呼兰河畔徜徉,漫步,午后的呼兰河泛着波涛,荡漾着闪烁的阳光,小船在河面飘荡,我们也会坐在船上摆渡游玩,古人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小兰要求我们一定要同船共渡,因为那都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躺在青青的草地上,蓝天白云,还有这大好的青春年华,小兰问我:“你想要我吗?”
“我说不行蚂蚁战车 ,我们还小,再等等,还有你真的想好了吗?决定跟我一生一世吗?我不是拿感情当游戏的人,那样不仅坑害了你,也对不起我的良心。我不能像那些混混那样糟蹋人家姑娘,然后不负责任,我不是那样的男人,作为男人更不能伤害自己爱的人,更应该珍视爱的感觉,一旦那样,我怕破坏那种感觉,那种朦胧的美。结婚时,那些事情不都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现在我们不能这样,兰,你明白吗?不是你不够魅力,不是你没有吸引力,而是我不能,我也想,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脑子里都是这些事情,如何成大事。如何能带给你安全感?听话,别急,乖,好吗?”小兰,娇羞的给了我一记粉拳:“哼,人家就是考验考验你的嘛,你还真当真呀,你想,我还不给呢。”小兰说着站起来捂着绯红的脸跑远了,我在后面追她,你等等我,小兰,等等我,小兰……呼兰河畔的白桦林里有我们嬉戏追逐的笑声,爱的声音在林中回荡,欢声笑语的爱情总是让人容易忘记疲惫,忘记贫穷,忘记灾难,只有彼此的快乐世界。就这样我们热恋着,忘记了整个世界的存在,不去理会意外的到来……
冬天来了,我生日那天,我给兰买了一个白金戒指,刚好五百块,那是我大半个月的工资。那是我第一次送小兰礼物,还是戒指,也许她能懂我的心,她将是我今生唯一相伴的人,爱的人。母亲是带给我生命的人,小兰也是带给我生命的人。生日是很特别的日子,在我看来。小兰埋怨我乱花钱,但是看到戒指的礼物是不能退回给商场的,她就戴在手了。我给她戴戒指时,说:“兰,虽然我目前不是很成功,但总有一天我让你成为这个世界最最幸福的女孩!”
兰曾给我买了一千多块钱的皮夹克和牛仔裤,她的工资比我多些,这次我给她买了戒指,她又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给我买了衣服和裤子,花了四百多,八九年前对于那时的我们,这些钱有着太多的重量,那是爱的份量和付出。她辛辛苦苦挣的钱除了给家邮寄的,多数都搭在我的身上了,然而她自己却舍不得添置一件新衣服,我劝过她不要这样,我怎么忍心花你的钱,而且我对外在着装又不是那么的在意。她说你更帅,我看着才好。我有时也给兰买衣服,但她总是事先就知道似的,不让我为她花一分钱。她说伯父有病需要钱,多邮寄一些给家里吧,她的工资也没少邮寄给我的家里给父亲看病。我觉得我亏欠小兰太多,只有更深的爱她,回报她,将来让她更幸福,我不能不感谢上天带给我的馈赠,这不仅仅是我生命中的庆祝和欢喜。
纸是包不住火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天午后我们刚从呼兰河畔回到药膳房,看到厨师长正襟危坐着等候着我们,紧张的空气仿佛凝结在包间里,厨师长知道我们进来了,眼睛也不抬,狠命地吸着烟,冷冷的对我说:“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吧,小子,你有什么能力给人家姑娘幸福,你还是个穷学徒工,自不量力润和西溪郡,你拿什么谈什么恋爱,赶紧打铺盖卷给我滚蛋,我不想再看到你!”厨师长说完这些话一甩袖子就离开了,厨师长的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一言九鼎的,被他开的人已经很多,他言出必行,看他气咻咻的离去,如此看来我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只能选择离开戒赌名言。我料想到会有今天的恶果,但是没想到局面会是这样的冷酷。我找到师傅老徐,他也爱莫能助,说:“你和小兰子相处的那天你就应该想到有这样的结局,也没什么,是个男人,是块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你想开点,也多去安慰安慰小兰子,小兰子听说被大厅管事的狠训了一顿,或许可能没被辞退。”
我找到了厨师长的外甥小张,平时我和小张很要好,我俩是前后脚来达人酒店的,他配给了热菜系,他的活我帮着干了不少。我把情况向他简要说明了,他说:“海洋呀,你也别太着急。咱们周末有个很重要的包席,如果你离开了,凉菜系就剩你师傅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你给我舅舅一个台阶,向他低下头,认个错,就没事了,他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会太为难你。作为兄弟,你恋爱,我是祝福的,你先把爱情放一放,缓和缓和在继续,你们的爱情我是知道的,多么恩爱的一对,我挺看好你们的。遇到困难不要怕,你不是还有哥们嘛,呵呵,去忙吧,啥事儿也不会有的。”
晚上,我去安慰小兰,我告诉她,我不想离开。不想离开你,小兰,尽管我可以毅然决然地出去闯荡,但是小兰这里有我的牵挂,我舍不得你,所以我会争取留下来,如果实在不行,我再走。小兰一听说我即将离开她,她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就掉了下来,兰的泪水让我看着揪心。她平复后说:“海洋,你放心,无论你在天涯海角,我的心里也只有你,我对你的爱,是不会改变的。如果上天一定要把我们分离,那也是在说两情若要久长时暹罗玫瑰,又岂在暮暮朝朝。如果一定要考验我们的爱情,我们就应该有勇气来面对这一切。暴风雨来得愈猛烈,我对你的爱就会愈深愈浓!”
“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小兰,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被管事的训斥。我不知道我们的爱情是不是对的,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认识你,是我一生最开心的事,我不是遇到困难就脆弱的男人,所以,我不会为此掉一滴泪。如果真的离开你,也许我会落泪,但是我不会屈服那些在爱的路上给我们设置障碍的人。只有委曲求全。”
第二天,我找到厨师长,他看到我便转过身去,对我置若罔闻,不屑一顾,熟视无睹,我站在厨师长的面前只说了一句话:“厨师长,明天有个包席,我忙完这次包席再走不迟,我师傅一个人也忙不过来。”说完我就回到了凉菜系,回到我熟悉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工作。等包席完事了,厨师长也没有找我谈话,也许他觉得我是个懂事理的男孩,在我不相称的年纪,能为别人着想,可能动了恻隐之心,没有斩我。
我又在达人酒店工作了一年。和兰的爱情也更加的深浓,在酒店里也被传的沸沸扬扬方国辉,那已经是一种事实,谁也干涉不了了,小兰干的也很出色,我们都为爱情努力着。
因为小张也有了喜欢的人,我也有喜欢的人,别人也都看在眼里,也蠢蠢欲动,厨师长一看事态发展恶劣,其他人也开始肆无忌惮起来,全然不在他的掌控之中,索性把我和他的亲外甥小张一起开除了。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我让小兰安心工作,我会回来找她的,我们就这样将要暂时分别了。分别的夜晚,有说不尽的话,诉不尽的衷肠。小兰有流不尽的泪水。
第二天小兰请了假,送我去火车站,上车前,小兰又强硬地塞给我一些钱,我不要,她不许,拿着给叔叔买些营养品,也给我买了很多在车上吃的食品。分离的场景虽不像小说描写依依不舍难舍难离,但也是情意尤深,被生生分开两个相爱的恋人,眼中都有泪水的涌动。
离开达人酒店后,我回到了三江平原,此时的父亲已是油灯枯竭的状态,最终父亲没有熬出那个冬季,还是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
送走了父亲,我在家乡的一个小县城停留下来,给一个小饭店掌厨,倒也安稳了下来,但是我想小兰,想呼兰河畔,想那里的青青草地,想哪里的白桦林,想在药膳房度过的每一天的快乐辰光。父亲的离逝,还有和小兰的分离,那一年我生活在悲痛之中,游离在思念与悲痛的边缘。
小兰一直给我写信,安慰着我,我们终会相聚的,等我们羽翼在丰满些就是那个时候,不要悲伤,我爱的男人,生活能让你坚强,让你忘记忧伤。
小兰也会给我邮寄一些衣物,和营养品,这个深爱我的女孩,你怎么这么爱我,你怎么这么傻,你自己怎么不添置添置自己呢,你的心都给了我呀,我的爱人,叫我情何以堪。
在三江小镇我工作了一年,太想小兰了,我决定回到省城发展,这样我和小兰离得近些。
在去省城前,我又来到了呼兰河畔。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疲惫和困乏是不言而喻的。我回到酒店从前的寝室就想睡觉,谁也不想见,睡醒了再说。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我的心一直无法平静下来,这个地方带给我太多太多的记忆,教我技艺的恩师,老徐;心直口快热心肠的二姐我的媒人,还有铁哥们小张,还有,还有那我日夜思念的恋人,我的小兰。躺在曾经熟悉的床上,辗转反侧,那些不曾远去的记忆在脑海里翻滚刘梦嘉,我怎么可能安然入睡那,洪煦榆我真的好想你们呀。睡不着,我起来去小兰的寝室找她,她的寝室换了地方,在酒店大厅我遇到了二姐,她激动而兴奋的拥抱着我:“海洋,你终于回来了,二姐都想死你了,一封信也不给姐姐写来!”
“二姐,我对你的想念都在小兰的信里。”
“呵呵,就知道你不是为了二姐回来的,快去吧,去找你的小情人吧,呵呵,她在对面街的楼上,她的寝室在那,你去找她吧。”
“二姐,弟弟也很想你的,这不弟来看你了,晚上弟请吃海鲜。”
“得了吧你,你多和小兰说说话吧,姐才不差你那一顿饭,你和小兰好好的,我看着才高兴,你得好好待人家啊,现在我们的小兰可是酒店的店花。你可抓住了,不然就不是你的了。”和二姐说了一会儿话,我便去找我的小兰了。我日夜思念的宝贝。
我进入小兰的寝室,小兰在洗衣服,她不敢相信是我站在她的眼前,这傻丫头,用力地揉眼睛,忘记手上的肥皂沫,直到杀眼睛了,她才相信是真的。我赶紧用干净的毛巾蘸水为她擦洗,我的小兰一年不见已出落得更加婷婷玉立风姿迷人了,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良久,然后几乎同时拥抱在一起,我的小兰哭了,她捶打着我说:“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是我的海洋回来了吗?”越说越哭,我的眼睛在那刻也湿润了,恋人间的重逢是多么的令人激动而幸福!“我回来了,小兰,我回来了,我想你!”小兰听到我的话,更加紧紧地抱着我,哭声震动着我的身体,我的灵魂。别哭,我爱的人,别哭……
我捧起小兰流着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吻去她眼角的热泪,吻去无尽的思念折磨我们的时光的横亘,吻入彼此我们的灵魂,我们的生命从此就没有离开过彼此,不是吗?我回来了,我的宝贝,你知道我有那么的想你!
我躺在小兰的床上和她说了几句话便睡着了。当我醒来时,天已经黑将下来,不知为什么,我那么疲惫,那么困乏,在寝室自己曾经的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但在小兰的身边却很安详的熟睡了,我想,小兰一定是我一辈子相依相伴的人吧。在她身边特安心,也特温馨。晚上我和小兰还有二姐,师傅在酒店包了房间,说是为我接风洗尘,大家都说很想我,说我是大男人了,长得更精神了,更帅气了,又壮实了。师傅更在意的是我的技术层面,我也把在外面学到的精妙菜告诉了师傅,师傅说我小子有心,无私,多好的一个孩子,很放心我。二姐更关心我的身体什么的。大家说了一年来酒店里发生的琐琐碎碎的事。老板更替,厨师长被下放回家了,听着厨师长被解聘了,还是很惊讶的,其实厨师长的做法也是对的,男人应该有事业的基础的,男人不同于女人,男人是要扛事的,我并不恨他,生活一定要让我经历一些事,那是生活对我的历练和打磨。只有经过千锤百炼才能让我真正的锋利起来。
在呼兰河畔我待了一周,我与小兰每天都会站在呼兰河畔看着远方,我对小兰说:“你看到省城的高楼大厦了吗?我要去那里发展。等我们都好了,我们就结婚。”小兰坚定地点头。我们看着天空中飞向远方的喜鹊,会心一笑,我在小兰的额头深吻了下去。
又这样过了一年,我带小兰见了母亲,母亲是个开明的女人,她对我的婚姻和爱情没有太多的意见,只要是我喜欢的,我的选择,她都会赞同,只要我喜欢就好,家人都没有意见。即使父亲活着也会支持我的。我带着小兰来到父亲的墓前。我告诉父亲儿子带着女朋友来看你来了,你老高兴吗?我的女朋友很懂事理,她很爱我,在你的面前我不说谎话,狂话,我一定让小兰幸福,也告慰你在天堂安心。家里一切都还好,弟弟也有了对象。你在那边照顾好自己。我们都很想念你,父亲!
小兰也带我去见她的家人,她的父母的话也很中肯说:“因为我们并没有看好你,但是小兰的决定我们也不会过多的干涉,她自己的选择不要后悔,如果有一天她后悔也怨不得父母。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自己选择的生活。只有自己去面对和承受。父母年岁大了,还能活几年,然而你们未来的日子可长着那,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做主。但是作为父母还是会为你们着想考虑的吴城垈,只要你能对我们的闺女好,我们也什么都能舍得出来。”
那年隆冬时节,虽然冬天很冷,但我和小兰的事情便这么定了下来,在亲人的祝福声中,我和小兰结婚了。结婚当天我们没有乐队,没有司仪,没有送亲的队伍。一辆老旧的丰田车,把我们送到火车站,小兰就带着一个简易的行李包,随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来到三江平原,下了火车,我们步行在雪路上,小兰穿着高跟鞋,鞋跟儿一步一陷入雪壳子里,我要背她走她不许,心疼我累,步行了七里路,我们才到家,一路上我们说了很多很多,对生活充满憧憬,我也想了很多,这样信赖爱我的女孩,我一定不会辜负人家凤翅镏金镗。我没有房子在母亲那里呆了几日我们又回到了呼兰河,暂时蛰居在小兰父母呼兰家的一个西厢房,小兰的父母很通情达理,说那也不是什么入赘,你们过好了就搬走。

婚后不久,小兰就怀孕了,那时我在省城,也没能很好照顾小兰,陪在她的身边尽到丈夫的义务,这多亏了小兰的母亲帮我度过那段作为一个丈夫最失职的日月。我每个月在省城挣一千多块钱,全部都邮寄给小兰厦门金光湖,小兰省吃俭用,孩子的奶粉钱和一些婴儿用品,这些费用一个月得八百多块,日子过得很紧巴,但是小兰从来没有任何怨言。没有抱怨过嫁给我是特后悔的事,在家细心照顾着孩子,牵挂着我,想念着我。
孩子一周岁的时候,我没有继续在饭店打工,饭店也都不太景气,我就在家闲了下来。作为男人在家待业是一种很自责的事情,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找不到相当的活,只能等待。小姨子小芬看我懒在家里生气,对我态度极端冷淡,她冷言冷语,睥睨轻视,看不起她姐姐,也看不起我,数落我废物,挣不到钱,吃家里的,没用的男人。
那年冬天,马上过年了,我受不了小姨子的讽刺挖苦语言刺激,我从家里跑了出来,打算回到省城挣过年的钱。小兰追了我两里路,我们哭着相拥在一起,我说:“小兰对不起,你嫁给我,跟着我受苦了,我必须振作起来,我会让你的家人刮目相看的。你别拦着我,我必须走。”小兰哭着说:“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你还走什么走,哪也别去,跟我回家。”我没有跟小兰回家。我拦了一辆农用车把小兰送回去,我自己进了城里。
那年春节的除夕之夜,在陌生的城市,一个酒店的寝室里我自己泡着方便面想着妻儿,泪水溢出我的眼眶......那年,那月,那天,永远定格在我的生命里,它催促着我要更加的努力,赚更多的钱,妻儿才能更幸福。
第二年,听说工地上用人,工资也高,我就投奔了远方亲戚的工地。亲戚是工长,严格要求我,让我用心记住每次处理电路障碍的地方和时间,别人不愿意干,别人找不到的,别人通不了的线路和管路,让我都去查修,并记录在册,以备不时之需,不管多苦多累,多难我都让自己挺住,记得那一年我们住的工棚子,水缸会在第二天早晨醒来时冰冻半尺厚,冻走了很多的工人,饿着肚子干活,是常有的事,我是唯一跟着整个工程完工的人,全程跟下来我就能掌握全部的套路,全部的线路,全部的调试方法。

两年后,我买下了小兰母亲借用我们的婚房。又过了一年。我们卖了这处房产,卖给了小兰的姐夫。我们在呼兰市区买了楼。小兰的姐妹们日子过得都不太顺心,最幸福还属小兰,小兰一直在默默支持着我,给我的生命注入力量,爱的力量驱使着我,让我的妻儿过上好日子。
许多年过去了,许多的苦难也都不复存在了,幸福就是苦难中绽放的花朵。我和小兰很恩爱,从来没有吵过架,或大打出手过,我感激小兰的爱,我们的条件越来越好了,我让她想穿貂皮就去买,想做美容就去做,别像以前那样亏待自己,老公现在好起来了,我要让你更幸福的生活。
工程忙的时候,我有时大半年都无法回家,和小兰过着分居的生活,有时,也有来自工区其他女人的诱惑。但我一想起和小兰艰辛的爱情之路,她跟我吃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罪,如此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的跟我过日子,细心地照看着我们的儿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背叛婚姻,也不可能出轨,我爱小兰,我不能背叛她,否则,我的良心何以安生?
现在我和小兰的日子过得平静,也很幸福。我们的工作也很稳定,两个人的薪金加在一起也十几万,够吃够用,也没有那么多的野心金陵遗址,这样也挺好,想老人就回去看看,留点钱,或接来住些日子,儿子也很健康,一切都很好。人这一辈子该折腾时就折腾折腾,该安静时就安安静静的,知足常乐。
我忽然觉得我是幸运的,在呼兰河畔遇到缘定终身的女人,又在呼兰河畔扎根,我觉得没有比这更让男人幸福的事了,因为那些真情感人的画面,都源自于真实的生活,源自于心间纯粹的爱……

作者简介:
于漫江,哈尔滨人,电气工程师,39岁。工作之余,坚持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文苑》、《前卫》、《铿锵论坛文集》、《北大荒文学》、《网友世界》等杂志。短篇小说《妯娌之间的秘密》发表于《作家在线》;小说《老石桥》、征文获奖《请你原谅我》发表于《作家新干线》、小说《邻里之殇》发表于《品读春秋》等公众号,先前混迹于《天涯》、《红袖添香》《新浪博客》等知名网站,目前是江山文学网签约作者。 写作是生活的色彩与调剂,内心对待周遭世界的一种感觉与思考。

【精品悦读★潮流美文】征稿启事

【注】本平台欢迎精品诵读作品,欢迎优秀诵读作者积投稿。
1.投稿路径,最好走邮箱:jingpinyuedu1@sina.com(这很重要,这样稿件不易丢失。在群里传稿易丢失,也会给编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2.投稿请在邮件主题里注明文体类别(小说、散文、随笔、现代诗、散文诗、旧体诗词、摄影、书画、音乐视频等),文责自负;
3.投稿邮件发送后三周内如无刊发,即可视为未被平台采用;
4.如果您的作品已被其他公众号平台发表且声明过原创,请不要将某一家发表过的作品原原本本投过来。这点很重要;
5.【精品悦读】用稿率非常非常低,我们的眼光很挑剔,不采用您的作品很正常,建议作品数量多一点以供编辑们挑选;
6.稿件文字采用“文本文档(写字板)”格式,个人简介规范简洁为宜。作品后面加个人简介放同一个文档,附件发送,不要一首诗一个文档;
7.诗歌,25行以内的短诗为佳,谢绝长诗;
8.投稿后可添加微信号jizhebyt,以便发布作品后提醒;
9.稿酬来自作品的赞赏。赞赏所得总额10元以上(包括10元,总额累计10元以下不计)起一半作为稿酬发放给作者,另一半留作平台运营经费及出版活动,感谢广大文学艺术创作者和读者的 支持和理解。
10.关于赞赏结算规则的说明:根据最新《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为了更好地维护赞赏用户的利益和平台生态的健康,自2017年1月11日起,赞赏将调整为7天后结算。【精品悦读】【潮流美文】两大平台根据微信官方的《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要求,新制定作者稿费支付期限:平台决定:每月的1日、11日、21日为作者支付稿费,支付之后再有赞赏,恕平台不再另行支付,敬请广大作者朋友周知。
11.你不转发平台为你刊发的作品,说明你不认可本平台,以后平台将不再刊发您的稿件。
12.投稿:jingpinyuedu1@sina.com【精品悦读 潮流美文 澜锦文艺】
社长/总编辑:碧云天(jizhebyt)
主编:怡然 澜灵儿
【平台主播】:龚振国 月晴 嘉伟
一群责任编辑:怡然//琉璃半夏//楚风;群管、推广、宣传:刘芳//潇湘愚女//娟(Sunflower)
二群责任编辑:紫烟//寒江雪//汉唐;群管、推广、宣传:刘芳//潇湘愚女//娟(Sunflower)
三群责任编辑:茕郎//澜灵儿//楚风;群管、推广、宣传:刘芳//潇湘愚女//娟(Sunflower)
四群责任编辑:菲菲//夏禹//上官雪语;群管、推广、宣传:零//情诗王子//楚风
五群责任编辑:怡然//澜灵儿//上官雪语;群管、推广、宣传:茕郎//一米阳光//楚风
★平台合作请联系总编,添加总编辑碧云天(微信:jizhebyt)。
【精品悦读】【潮流美文】
【澜锦文艺】【云天文学社】
2017年4月1日



(关注ID:jpyuedu)
(如有疑义请联系我们)


正在浏览此文章

您看此文用·秒,转发只需1秒呦~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