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何利秀何必念念不忘【乔之念何沐川】txt下载全文阅读-冬至书吧

时间:2019年04月04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107次

何必念念不忘【乔之念何沐川】txt下载全文阅读-冬至书吧
第一章 一无所有
初秋的夜天已转凉,随着天气一起凉下来的,还有乔之念的心!
乔之念从没想过,那么疼爱自己的父亲会毫无征兆的去世,这个世界终究带走了乔之念最后的温暖,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乔之念坐在地毯上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黑丝睡衣的包裹下,露出的肌肤白的几乎透明,清瘦似无骨,脸颊在酒精的作用下绯红,蝶翼般扇动的睫毛下藏着小鹿一样无辜的眼珠,小巧的鼻子下樱桃似的小嘴微张着,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倒杯水,忽然脚下一晃倒在了地毯上。
楼下忽然传来脚步声,乔之念笑了笑,自己一定是醉了,这个时间,何沐川才不会回来,他不定宿在了哪个温柔乡,而不是回这个阴森如同荒废的家灵格斯词霸。
可是她想错了,何沐川正一步步走向二楼的卧室,他和乔之念的婚房,结婚三年,陈蓓琪他回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
何沐川看见倒在地上的乔之念,厌恶的用脚踢了踢。
乔之念努力睁了好几次眼,眼前人的轮廓逐渐清晰。
“沐川,你回来啦!来陪我喝酒吗?我去给你拿酒杯啊陈式太极扇!”
乔之念努力想从地上爬起来。
“等你把这个签了,或许我们可以喝一杯庆祝一下。”
何沐川说着把一份文件扔到乔之念眼前,乔之念一眼就看到上面离婚协议书几个字,心顿时一冷。
“什么意思赵云墓?”
“字面上的意思,你这高等学府的名媛,难道听不懂吗?”
乔之念圆睁着眼死死的看着何沐川,这个自己爱了三年多的男人!她的父亲尸骨未寒,他迫不及待的要跟他离婚!
“哼。”
乔之念苦笑,从地上爬起来坐下,拿起一瓶酒继续喝。
“我要你签字!”
乔之念挑了挑眉,挑衅的看着何沐川。
“何沐川,你做梦!”
何沐川蹲下捏起乔之念的下巴“乔之念,你何苦这样下贱?你嘴里所谓的爱情,就是毫无底线的伤害自己的妹妹然后爬上我的床!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爱你?你够了!”
乔之念看着何沐川,他嘴里轻描淡写说出的话就像一把刀狠狠的扎在乔之念千疮百孔的心上株洲神龙谷,乔之念咬着唇,狠狠的一把推开何沐川。
“我够了?何沐川,你他妈才够了!我是你明媒正娶回何家的妻子,你娶了我,心里还想着我的妹妹,我和你到底是谁下贱?”
何沐川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挑眉笑了笑。
“明媒正娶啊?你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你爸威逼利诱,我会被家里逼着娶你硬币分拣机?心雅会去美国吗?乔之念卢洪波,你毁了我的人生!”
何沐川怒不可竭的一把把乔之念甩到了沙发上,乔之念的心在滴血,为了何沐川,她学会了洗衣打扫,学会了煲汤做饭,这三年来,家里干净了又脏,饭菜热了又凉,可何沐川就像瞎了一样,什么都看不到,他心心念念的只有她的妹妹乔心雅!现在他要跟自己离婚,是为了去找乔心雅吗?
“何沐川,你也毁了我!没人拿枪逼着你娶我,我告诉你,离婚,不可能!”
第二章 第一次
何沐川被乔之念的话激怒,把乔之念从沙发扯到了地毯上,然后野兽扑食一样骑了上去,上下其手的撕扯着乔之念的衣服。
冰冷的空气刺激着裸露的肌肤,乔之念惊恐的望着疯狂的何沐川。
“你干什么?何沐川你混蛋,你放开我!”
“嘘……”何沐川低下头靠近,高挑的眉下眼眸漆黑深邃,手指挡在微微勾着嘴角冷笑的唇间,眉眼之间尽是天地万物都不放心上的不屑,面对这张好看的脸!此刻对乔之念来说简直是一场酷刑!
“干什么?你这个贱人,你不肯跟我离婚不就是喜欢我这样吗?那我就满足你,别他妈假装了!”
何沐川说着已经把乔之念剥光,手指朝她身下探去,异物的进入让乔之念疼的吸了一口冷气,她用尽全力的挣扎着想逃开千年湖。
何沐川皱着眉解下领带死死的捆住乔之念推搡着他的双手,随即身下用力一挺,乔之念登时痛的流泪,整个人仿佛被撕裂。
“你放开我,何沐川,你放开……”
乔之念小声的求着,可她的声音淹没在何沐川翻涌的兽欲里,何沐川喘着粗气,在乔之念身上疯狂的冲刺着。
乔之念看着头顶满脸写着情欲的何沐川,这个她从没见过的何沐川,心里充满了绝望,这是她宝贵的第一次,结婚三年,在何沐川想要跟她离婚的时候,被他不在意的蹂躏在身下,眼睛像关不上的水龙头,泪水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乔之念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何沐川在她身上起身离开周亚仙,就像是扔掉一块脏抹布,从始至终,看都不看她一眼。
乔之念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踉跄着走进浴室,温热的水暖不了乔之念的心,看着脚下被水冲下的鲜红血丝,乔之念心疼的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不该是这样的!她想象的爱情不该是这样的!她想象的何沐川也不该是这样的!
乔之念痛苦的捂住头蹲下抱紧了自己,她不甘心,何沐川让她痛苦,她也不会让何沐川好过,她不会让他跟乔心雅逍遥快乐!
第二天一早,乔之念回到乔家,她要看看她那个连自己父亲葬礼都没有出现的妹妹是不是回来了。
乔之念拿出钥匙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她用力的敲了好久卧底48天,门被打开,正是她的妹妹乔心雅,长长的棕色卷发衬托下肌肤胜雪,杏眼樱唇,眉眼间尽是风情,说不出的性感妖娆。
“你回来了?”
“当然,乔氏的企业总要有人接手。”
乔心雅说的自然,乔之念听的恨不得上去扇她的耳光。
“乔心雅,乔氏是我爸和我妈一手打拼出来的,你一个父亲葬礼都不参加的不孝女,用的着你大言不惭的来继承吗?”
乔心雅啪的把一份文件扔在地上。
“看好了,用不用的着我!乔之念,这个家是我的,你最好别出现在这儿!哦,对了我的姐姐”乔心雅微微一笑“何沐川,也是我的坦克埋伏战爱康金服。”
乔之念听了顿时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乔心雅,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你这个贱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门被乔心雅狠狠的关上,乔之念看着地上的文件,页面上清楚的写着财产公证书五个大字。
乔之念纳闷的打开:自乔之念与何沐川成婚之日起,属自愿放弃乔氏企业全部资产的继承权,乔建豪名下所有资产都由乔心雅继承,特此公证。
她与何沐川成婚之日起!乔之念心中疑惑,为什么偏偏是那个时候父亲做出了不可能的事?这两件事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第三章 他们有孩子了?
乔之念去了何沐川的公司找他,被秘书拦了架,她只好在地下车库找到了何沐川的车,偷偷的等在一旁。
直到晚上十一点,何沐川搂着乔心雅走进了地下车库,两个人一路纠缠,最后何沐川把乔心雅抵在了墙上,忘情的拥吻着,何沐川的手不知在乔心雅身下做着什么,惹得乔心雅呻吟出声,何沐川笑着掐了掐她的脸,揽着她快步上了车。
乔之念尾随着何沐川的车径直来到了酒店,在何沐川停车的时候,乔之念一个急转把车子别在了何沐川车前。
何沐川气急败坏的下了车把乔之念从车里薅了出来。
“你疯了吗物美vrm?你他妈想干嘛?”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老公,你想干嘛?”
不等何沐川回答,车门被打开,乔心雅从车上走了下来,雪白脖颈上刺眼的吻痕刺痛了乔之念的双眼,她恨不得杀了这对奸夫淫妇邱欣怡!
“你说我们干嘛?”乔心雅说着挽上何沐川的胳膊,恨不得整个人都挂上去。
“你们还有一点廉耻之心吗?姐夫和小姨子,你们这样算什么?你们还是人吗我想去桂林?”
何沐川皱着眉不耐烦道“你和我离婚不就不是了!乔之念,该有廉耻之心的是你,你能不能别赖着我了?”
乔之念看着何沐川牵着乔心雅的手,十指相扣,是说不出的温柔。
乔心雅看着愣神的乔之念,巧笑嫣然。
“姐,沐川娶你的原因整个临城都心知肚明,是你这个姐姐抢走了妹妹的男人,现在你竟然来指责我们福五鼠!你不要忘了,你才是我和沐川之间的第三者!”
乔之念被何沐川和乔心雅的话伤的体无完肤,她就像被剥光衣服扔在人群中,无法逃离羞辱和不堪!
“何沐川,你是瞎了吗?你觉得这个女人是真的爱你吗何利秀?如果是三年前她为什么要走?难道我爸会杀了她不成?这也是他女儿!你知不知道三年前我爸把公司的继承权都给了她!她根本就是为了钱,现在你把公司做大了,要上市了,她就又回来找你,你是个傻子吗?你怎么就看不明白?”
乔心雅瞪着眼看着乔之念,两眼红红的汪着一泡泪扑倒何沐川怀里。
“沐川,是爸爸说只要我走就把公司给我的,他强行把我送出了国,还派人看着我,沐川,我不在乎那间公司,如果姐姐喜欢我可以给她,我只要你沐川。”
乔心雅哭着把目光转向了乔之念圣殿春秋。
【未完待续,阅读全文请添加微信 w2959240269】
识别下方二维码,可秒加微信客服好友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