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傲妃本色作者:李旭斌 碰巧了的古今事-曾都作协

时间:2016年07月27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614次

作者:李旭斌 碰巧了的古今事-曾都作协

碰巧了的古今事(三章)


阴差阳错:情人成了父的妾
阅读提示:于是他急中生智投父亲所好说:“儿在南京为父亲物色了一位漂亮的姑娘,所以带回来一张照片,不知父亲是否看中。”
正文:
袁世凯差次子袁克文来南京办事犬神传,袁克文闲下无事在钓鱼巷消磨时光,偶遇一奇丽的女子,致使他不由地魂不守舍起来。
时任直隶总督的袁世凯虽然自己的生活腐化堕落,荒淫无度,可对子女却家法甚严。抽(大烟)、喝(酗酒)嫖、赌从不允许沾边。但此时的袁克文面对美如天仙的叶小姐龙啸大明,激情如同爆发的火山,突然到了忘记一切、不顾一切的境界。
这叶小姐本是烟花柳巷出身,只生得身似杨柳、面如桃花,再加本来就受过勾引男人的专业训练,所以她很会展示最能让男人着迷的自我优势,一扭腰,一动腚,连同每一个诡秘的微笑,都饱含妖艳与鬼魅。
叶小姐和袁克文是在巷道边路遇的。那会儿,袁克文正道貌岸然地一路观景,没想到与正在准备打开太阳伞的叶氏撞了个满怀孔莹资料,袁克文一惊,嘴里的玛瑙烟斗掉在地上。叶小姐口称“得罪了”,忙勾腰为他拾起烟斗。身在烟花巷的叶小姐自然见识宝物甚多,见识的高人也不少,她一眼就认出这烟斗是上等的和田玉,抬头又见这位大公子风流倜傥,派头非凡,知道他不是非凡之人,于是她习惯地施出她那善使男人魂飞魄散的怩姿,然后嫣然一笑,把烟斗毕恭毕敬地递在他手上。袁克文一下子眼睛直了,神魂没了。此时叶小姐立刻意识到这是一棵高得了不起的大树,一定要抓住他、靠稳他。
袁克文与叶小姐一见钟情,致使他一时间竟然走火入魔,不但把家教抛在脑后,而且忘了去钟山与人秘密接头的重要差事。两天后,他终于把火山一样的激情释放给了她,在他要从床上下来时,叶小姐突然从身后搂住了他,撒着娇说:“别走,别走嘛岳王庙跪像!我是你的人了,我离不了你,你就这么狠心?”袁克文这时才猛然想起自己该离开时没离开,误了差事,已经没法向父亲交差了。临走时二人还恋恋不舍,叶小姐把自己的玉照赠与他,并互定嫁娶盟约。袁克文答应回去安排妥当后速来迎娶。
袁克文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回家,在向袁世凯磕头复命时,一不留神叶小姐的玉照从上衣口袋里溜了出来。刚好正正当当摆在袁世凯眼前,袁世凯对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最敏感,叶小姐的玉照让他大吃一惊,叫道:“这是什么?你、你怎么玩起女人来了?”
事情太突然,袁克文没有任何心里准备,自知误了差事,如果再说出自己的儿女私情等于罪上加罪,于是他急中生智投父亲所好说:“儿在南京为父亲物色了一位漂亮的姑娘,所以带回来一张照片,不知父亲是否看中。”
袁克文原以为父亲一定不会看中,谁知道袁世凯接过照片就连声叫好。立刻派人去南京娶亲。
来娶亲的果真是直隶总督府的人,叶小姐一路兴高采烈,心想自己总算一步跨入龙门,跳进金窝银窝了。没想到洞房花烛之时,叶小姐才发现自己风度翩翩的意中人竟然变成了一个五短身材、鬓发斑白的半老头子。而此时木已成舟,悔之晚矣!她从此成了袁世凯的六姨太叶氏。
从此以后,二公子袁克文再见六姨太叶氏时,只能是泪眼相对、望穿秋水了。?





弄巧成真:一句谎言成太后
阅读提示:薄姬说:“前夜奴婢梦见一条青龙盘卧在小女的肚皮之上,那青龙首上有金瓦鲁耶夫,胸前有玉,腰间有带朱志威。” “真的?” 刘邦一听龙颜大悦,他正是头上有金,胸前有玉,腰间有带之人,那龙不正是“真龙天子么”?
正文:
薄姬本是汉文帝刘恒之母。她与刘邦能偶得一欢帅克龙,并生下皇子、最后坐上皇太后的宝座,全凭她当初的一句谎言。
薄姬本是先朝宫中遗转彩女,刘邦建朝后,见她还有点姿色,就收她在宫中做彩女。像世俗人想升官发财一样,宫中的女人都梦想早日求得万岁之云雨,以便得皇封升为贵妃、娘娘,将来有机会受宠信、享荣华直至攀皇权、得天下。宫中的女人成百上千,都是美女,都有上龙床的机会,又都没有多少机会,能不能被万岁看中要看自己的运气和心计了。凭薄姬那点姿色在宫里自然没有出头露脸之时,一日,她和另外两个和她一样长期失宠的宫姬一起互诉冷落苦情,三个人都说得泪眼纷飞,她们约定,将来三人中无论谁有幸得宠,都不要忘了另外两个姐妹。这时薄姬叹口气说:“要说得宠,只看你们两个是否有幸了,我是没有指望的,你们虽然被冷落可也多少得到过一两次鱼水龙欢,我朝思暮想加藤凌平,痛断肝肠,到如今还没有得万岁一次云雨之恩。我要算最不幸的女人了。”
三个人说话恰巧让刘邦听见,薄姬泪眼动情,满脸可怜,使刘邦顿生怜香惜玉之感,出于同情,刘邦召见薄姬。薄姬第一次得万岁召见,感恩戴德,十分欢喜,恭维不及、奉承不尽,甜言满口,她说:“我昨晚梦见了龙,今天就得万岁召见,一定是苍天动感,有意成全江华政府网。”
刘邦出于好奇,问她:“你梦见的龙是什么样子?”
薄姬说:“前夜奴婢梦见一条青龙盘卧在小女的肚皮之上,那青龙首上有金,胸前有玉,腰间有带。”
“真的?” 刘邦一听龙颜大悦,他正是头上有金,胸前有玉,腰间有带之人,那龙不正是“真龙天子么”?
薄姬道:“小女句句实言。”
薄姬的话是真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刘邦爱听,一阵甜言蜜语使刘邦心花怒放。薄姬原本就有几分姿色,心情奇佳的刘邦再看薄姬,突然变得美色动人,天姿聪慧起来,那情翩翩、意绵绵的样子,很值得与之一欢。刘邦想:她那肚皮上既然是卧龙之地,天下唯我真龙,我这真龙之身不卧之还等何人?想到这里刘邦一阵心血来潮,随之召薄姬上龙床宋昰昀。
春雨一点万花开。薄姬一欢中彩,十月生下一子,刘邦见子心欢赐名刘恒,兄弟排行老四,后来封为代王。薄姬因子得贵,封为贵妃。后宫美女如云,薄姬偶得一欢后,万岁再也想不起她了,她在宫里是众所周知最不受宠的贵妃。
刘邦死后,吕后篡权,临朝称制,执掌朝纲,她打击功臣宿将,大封诸吕,把刘邦过去宠爱过的娘娘、贵妃杀的杀,不杀的下冷宫,因为她知道薄姬有名无实,是最不得宠的贵妃,所以才对她网开一面,打发她出宫去和她儿子刘恒一起生活,代王刘恒当时在外地为官。
吕后死后,太尉周勃和丞相陈平联合太子刘襄、刘璋及刘邦旧部灭了吕氏家族。恢复刘氏政权时,大臣们认为,冯溪太子是吕后所生不可继位,二皇子刘襄、三皇子刘璋在铲除吕氏势力时,功劳显赫,两人都气量不大心胸狭窄,而且势力均等,立谁另一方都不能服气,有可能导致天下再一次大乱,大臣们心里都明白,自己不是在刘襄门下就是在刘璋门下,怕立了一方另一方都有可能会受到排挤鹿胎胶囊,所以他们异口同声地推举代王刘恒继位。
刘恒过去一直在外地为王,朝廷内的纷争他始终无从染指,与谁都无冤无仇,只有他继位才有太平盛世。刘恒继位当了皇帝,其母薄姬自然而然地就是太后?。
穷途末路:冤家路上遇冤家
阅读提示:黄宜番脑子里突然像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对!刘厚总!那盐铺里就是他!他害了项英和长周子昆!
正文:
1952年一个火热辣辣的下午,江西新余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宜番带领几个公安人员,在县城各个大小工厂、商埠进行例行检查,对群众进行治安教育。全国刚刚解放,人民政权有待巩固,而此时台湾的国民党整天叫嚣着反攻大陆,国外反华势力正在加紧封锁,境内外反动派也在蠢蠢欲动,社会上各种人员成分复杂,良莠不齐,这一切无不需要公安人员高度警惕,黄宜番心中的弦一时也不敢放松。这位叫黄宜番的公安局副局长30多岁,年纪虽然不大,可已经是功勋在身的老革命了。早在皖南事变时,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的警卫员。
黄宜番一行走进一家挂牌“兴记”的盐铺。听这位“兴记”盐铺老板满口湖南腔,黄宜番认了老乡,就用湖南话和老板交谈起来。正说着黄宜番打了个喷嚏,转在一边的脸再抬起时,猛然撇见柜台里一个正在算帐的伙计好眼熟,那人虽然只给他一个背影,脸也只露给他侧面的一小半,可他总感觉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出了“兴记”的盐铺的门,黄宜番仍然不甘心弥渡山歌,战场上与敌人拼杀多年,革命的警惕性还没有丢。他站在门口挖空心思好一阵,一时间记忆怎么也动不灵犀,无奈中摇摇头赤子威龙,心下自责:看我这记性陆良一中,才30几岁就不行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啊!
因为新四军副军长项英和副参谋长周子昆被害时,黄宜番与他俩一起挨过叛徒的枪轻微疯狂,那一枪正是打在他的脑袋上。在战友们救护下,黄宜番虽然捡回一条命,可记忆从此远不如以前了。想到此,他不由抚摸了一下右耳边的那块伤疤,傲妃本色随口骂道:“都是刘厚总那个无耻的叛徒!”就在这一刹那,黄宜番脑子里突然像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心扉被炸开了:“他不就是刘厚总么?”黄宜番稳着神情再仔细想想:“对!刘厚总!盐铺的伙计就是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黄宜番命令他的部下:“同志们金源期货!快把‘兴记’ 盐铺给我封锁了!不准放走一个人。”
那块伤疤终于使黄宜番脑子终于开了窍,记起来了,柜台里那个眼熟的伙计正是杀害项英、周子昆并给自己留下那创伤的叛徒刘厚总鼠李根。
黄宜番清楚地想起:皖南事变中,项英率部分人从石井坑突围以后,他们躲进了安徽泾县的茂林山区。凭借多年游击战争经验,项英认为,不可能从重兵把守的大康王突围出去,他带领大家向反方向的螺丝坑转移,这时候军部副官刘厚总突然从林中跑出来,并要求留在项英身边。这个刘厚总样子长得像个恶煞神一样的,两个老鼠眼睛,一个大黑脸,一口黄牙齿。他原是新四军特务营副营长,他力气大,枪法准,又经过三年游击战争的考验,所以突围中几次他背着项英过河,扶项英爬山,从而骗取项英的信任,项英临时任命他为副军长副官。此时国民党重兵封锁,严密搜查,为了安全官兵们只好分散藏身。项英、周子昆、刘厚总和黄宜番藏的洞叫蜜蜂洞。
蜜蜂洞一带山高林密,无吃无喝,缺医少药,条件十分艰苦,官兵们都处在饥寒交迫之中。十几天过去了,敌人的封锁、搜索还在一天紧一天,危险性越来越大。见此刘厚总愈来愈心灰意冷,他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个罪恶的念头开始在他心里开始萌动。他实在坚持不住了,不想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等死;同时他还发现项英、周子昆身上有金条。那是新四军已经不多的军费,为了给革命保存一点本钱,突围时,军部只好分散到几个主要领导身上保管。另外国民党告示上的巨额赏金又是一大诱惑。这使刘厚总突然人心变兽心,最终走向罪恶的深渊。
就在当天深夜,刘厚总趁大家熟睡,掏出驳壳枪朝项英的头部连开两枪,周子昆正想坐起来,胸口中了一枪。被枪声惊醒的警卫员黄宜番,试图伸手摸枪,被刘厚总开枪击倒,昏迷过去。刘厚总迅速将项英、周子昆身上携带的黄金、银元、法币搜出并摘下他们的手枪,匆忙下山逃跑。
由于黄宜番最后挨枪,枪响时他已在惊慌中行动,刘厚总黑暗中慌慌张张没有打中致命处开鲁天气,子弹从右肩射进,从右耳边穿出。从而为刘厚总留下了掘墓人。
脑筋清醒过来黄宜番带人飞身转回“兴记”盐铺,再见刘厚总分外眼红,一股激愤之气直涌胸膛,他突然拔出手枪顶住他的后背怒吼道:“刘副官!你个无耻的叛徒,你看我是谁?” 刘厚总立刻吓出一身冷汗,回头一看,冤家路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公安局副局长正是自己一枪没有打死的黄宜番,自知末日来临,只得乖乖地举起手来。
原来刘厚总杀死项英、周子昆后,搜走了两人身上的金条,连夜下山,先到太平县的隔河里找到保长。这个保长搜走他身上的武器和财物,但不相信他杀了项英、周子昆。刘又跑到泾县的茂林镇,找到国民党军政部第十一卫生大队的担架连,但连长王惠九也不相信他。刘又跑到旌德县的玉屏乡,改名李正华,冒充第三战区的特务,要求乡公所送他到第三战区司令部。玉屏乡公所将他押解到旌德县政府。
县长李协昆一再审问后,派特种工作行动队由刘带路,到蜜蜂洞去查看。因为项英、周子昆的遗体和负伤的黄宜番早已被战友转移,他们只看到洞里遗留的洋烛、棋子、梳子。此时,中共泾旌太中心县委书记洪林听村民说刘带“特动队”来了,计划在蜜蜂洞附近击毙这个叛徒。刘发现有人伏击,仓皇逃到太平县城,投奔了国民党县党部。
刘厚总后来又被押送到在休宁县屯溪镇(今黄山市)的国民党安徽省党部皖南办事处和皖南行政公署,继续审问。从1943年冬开始,刘厚总被押送到重庆关入军统局的渣滓洞看守所,一关5年。直到1948年,国民党政权风雨飘摇,才将他释放,给一笔钱,让他回原籍。他明白自己无颜再见江东父老,不敢回原籍,遂到江西省九江市一个盐铺当伙计。1949年5月,九江处于解放前线,非安身之地。于是,刘只好流落到江西新余县,在一个湖南老乡开的兴记盐铺当管账先生,打算改名换姓了度此生。没有想到是苍天不肯饶恕与他,恰巧给他派来了这个克星。于是就有了碰巧遇黄宜番这一幕。真是恶有恶报。
陈毅元帅闻悉当年杀害项英、周子昆的凶手落网后,当天给江西省委书记陈正人打电话,指示公安政法部门尽快结案,处决这个罪大恶极的叛徒。同一天,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谭震林也给江西省委拍发了及早严惩叛徒的电报。1952年8月初,刘厚总在江西南昌被处决。?
编辑:九儿 审核:舍予
作者简介:李旭斌,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随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编钟》文学杂志副主编。有2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散见《延河》《长江文艺》《今古传奇》《中国故事》《芳草》《都市小说》《雪莲》《湖北日报》《中华传奇》等全国近百家报刊。为湖北作协重点扶持的十位农民作家之一。出版、发表有系列小说集《桃花寨》、《田家湾》白头蝰蛇,长篇小说《绿韵》《布袋沟》《贞洁碑》等。长篇小说《绿韵》获湖北省第六届“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布袋沟》获湖北农民作家项目扶持。

曾都作协公众号是曾都作协官方公众号,《文峰塔》文学期刋杂志及《曾都新闻周刊》文学副刋选稿基地。旨在宣传家乡,弘扬曾都文化,为更多的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学习的平台,欢迎关注赐稿。热爱家乡,关注曾都作协,这里有你渴望的诗和远方.....
投稿邮箱:13886881378@163.com
微信通联:13886881378
投稿须知:欢迎原创作品,杜绝抄袭!?请投邮箱便于保存,同时附上作者简介及照片。如十天内未采用,可另投他处。赞赏归作者所有!作品发表七天后通过微信发放。浏览量不足300不予发放。请投稿时加小编微信便于发放赞赏。
关注我们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