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傲慢舞教学视频作为演员,拍吻戏是怎么样的体验?(演员张译、瑛子的的真实感受)-搞笑的小和尚

时间:2016年12月02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304次

作为演员,拍吻戏是怎么样的体验?(演员张译、瑛子的的真实感受)-搞笑的小和尚

关注“搞笑的小和尚”安化二中,定期为你推送一篇真实的好文章。

过去当兵十年,从集团军到文工团,没有过这个经历,老师也不教……老师也没拍过,切!
好多人羡慕演员能在镜头前上演生死之恋,尤其还能拍到吻戏,和床戏。男演员们也常常开玩笑地叫嚣:“拍吧,争取十条不过!”女演员们就比较矜持,往往含羞一笑。这种含羞一笑细思恐极,因为在激情戏的实际拍摄中,男演员反而会怂,女演员则游刃有余。当然,长得好看点的演员另论,他们几乎每部戏都有这样的实践机会,比我们有经验。
不过,也有演员不叫嚣不含羞的时候,有一种可能是,他或她,对对手演员不甚满意,下不去嘴……这种时候,他或她清溟,往往会说:嗯……这个情节里,我们不一定,嗯,一定要吻吧……
这种托辞有点互相伤害,其实也有技术手段可以解决,比如借位,面对摄影机,只要焦点重合就好。远一点的景别还可以采用另外一种方法,他用双手捧住她的脸,吻上的只是他自己的两个拇指……
演员这个职业真是挑战无处不在,拍《追凶者也》激情戏的当天,才是我和谭小姐一生之中的初次见面,寒暄两句就开始激情,还要激出热恋的情,真是两条汉子;
拍《好家伙》吻戏的时候,我和瑛子也不是很熟。按照剧情,我们吻了一会儿,她边吻边哭,我得把她推开,她一大段台词声泪俱下,她声泪俱下的同时,我余光瞥见我们两嘴之间一道长长的口水线,足有一米半,挂着小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晃晃悠悠……我好怕它断了,那会甩到彼此脸上的;
忽然想起十几年前的往事。
我第一次拍吻戏,26岁,对手演员Y姑娘22岁。
我怂,我和Y姑娘都很怂。统筹在十几天前通知我们要拍这场戏,我的手心儿就湿了十几天。一晃儿十几天就过去了,当时是中午。
导演说,开始吧。
于是开始,我们俩都不好意思看对方,连拥抱都下不去手。
导演说,那就清场吧新邻里联防。
拍摄区只留下了一名摄影师,一名录音师和一名场记,屋子里安静极了,我们终于拥抱在一起,传递着彼此的哆嗦,我手心儿上的汗应该是让她背上的衣服源源不断地吸吮掉了柯家豪。我们把脑袋紧紧地别在对方的后脖子,谁也不敢先抬头招呼嘴巴上的事情。
导演说,太抖了……那大家休息一下午今夜不设防,你们两个单独培养感情!
那时的电视剧周期宽裕,生产进度不算要命,所以人们的创作心态也很稳。但是一下午,必须培养出感情,你能体会到那种封建制度重压下包办婚姻的痛苦吗卡纳耶娃?
我们被关在房间里多花指甲兰,并排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窗外有蓝天有白云,有树和鸟叫,有广阔天地可以自由翱翔,休息的职员们此刻一定是在窗外花天酒地,而我们却要培养感情……
我偷偷瞄了她的嘴巴,其实很好看的,像红心儿的柚子,鲜红饱满。至于我的……暂且不论吧。她嘴巴好看归好看,可是两个嘴巴凑在一起就像是两只恶魔近身角斗你死我活,又像是正负极的电线搭在一起瞬间的火花直接把我们烧成灰烬,再怎么培养感情,就算有了真感情,实际拍摄时还有人在看着啊,以后她又会怎么看我呢?想到这儿,我又偷瞄了一下她的眼睛刘小涛,发现她也正在偷瞄我,我们俩都浑身一哆嗦,像两只彼此吓到的猫。
整个下午,我们一共说了四句话:
“吃吧。李晞彤”她在给我扒柚子林若亚,红心儿大柚子。
“好。”
我不住嘴儿地吃了一个多小时,“……我饱了。”
Y姑娘又沉默了一个小时多之后:“咱们豁出去吧。”
下面是和张译拍吻戏的女演员瑛子的话,回应张译上面那段话的。

这次看了张译的话,里面有说到和我的那场吻戏……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要来个知乎首答了。
在和张译拍《好家伙》之前,我也拍了一些电视剧了,也有拍过恋爱的戏,但最多也只是抱抱,连亲脸蛋这样的戏份都没有过。我也一直不知道这是悲剧还是幸运。反正从小看电视剧,吻戏对我来说都是浪漫爱情的象征,也一直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幸运的和喜欢的男演员也来场吻戏。毕竟没演过吻戏就像没谈过恋爱一样,在演艺生涯里总是觉得缺失了点什么!
四年前拍《好家伙》,就这样碰到了张译这家伙。没合作前就看过他的戏,喜欢,能和这样演员在一起演戏,简直是我那年最幸运的事情。但是喜欢归喜欢,至于和他来场吻戏,说实话,能躲的话那就算了吧!第一次见张译,瘦瘦的,特别有礼貌,人也很有风度,有时候还有点大男孩的顽皮。我没想到他还是个挺幽默的人,虽然长相不是那么的符合我的审美,但是谁让他其他地方都太优秀了呢。还有他的嘴,和我一样有点美!牙,嗯,我俩就更一样,有突出的美!
就像他说的,拍吻戏的时候,我俩并不熟悉。说实话,拍吻戏的前一天晚上,我就失眠了。这……怎么弄?大激情戏、还得是我强吻他,那吻的时候我闭眼还是不闭眼?张嘴不张嘴?舌头怎么办?他的舌头怎么办?什么时候拍?拍之前如果放饭了,我吃是不吃?今天的菜里生活制片有没有放葱姜蒜傲慢舞教学视频?我和他还不熟,以张译爱临场加戏的风格,他会不会咬我一口?我很害怕他的牙会磕着我的牙,再碰上我的大厚嘴唇子……
第二天到了现场,我赶紧问导演,一定是要吻的对吧?导演肯定的说,当然。我心想,妈呀,这是躲不过去了?我接着问,那亲脸颊可以吗火柴棍游戏?这问题刚出口我就知道我错了,我太不尊重金牌编剧兰晓龙老师了。这是多好的戏啊,如果改拥抱、改亲脸蛋,劲儿都不对了!我演的还是那个自以为是、什么都不吝的卞融吗?于是我赶紧承认,导演我没拍过吻戏张雅蓓,你能给我示范一下吗?这话刚说完现场就笑倒了一大片!
然后开始走戏。在说完一大段台词之后,我哭着奔向张译,却发现如果要一边跑一边打他,就很难准确对上他的嘴。张译这家伙居然比我高那么多……唉,原来身高也是吻戏的硬伤!因为我们这段戏得一气呵成,是要从头演到尾的,情绪才是连贯的,没法跳切。一个简单的亲嘴季延中学,连嘴都对不上,那还亲啥还拍啥?于是导演决定,让我打完张译之后留一两秒,看清楚他的嘴再下口。张译也要配合着我不再像猴一样乱动,更不能再随便加戏了。这个时候,精益求精的简导又要求,如果我能把口红印在张译的嘴外阔就更好了,希望越明显越歪就越有效果……
拍过吻戏之后我才知道,吻戏真的是个技术活,我从来没觉得接个吻那么难!走戏之后,我们就开始各种试位置,大概包括吻的时候头在哪边,镜头再哪,能不挡住彼此的脸……我记得拍这场戏已经走戏走到晚饭以后了,我模糊的记得张译还漱了口,剔了牙,我好像紧张得晚饭吃的是口香糖……
终于正式开拍了,在一段激动的哭戏后,我扬着涕泗横流的脸,冲上去再对张译一阵狂打,最后看这家伙不动了,看准了就扑上去强吻了张译。我当时满脑子里只记得我要吻得重一点,这样口红才能印上去!在我和他分开的一刹那,哇,真是难得的完美,口红有印,就在他嘴角!完美得一塌糊涂的还有,这长长弯弯的细丝是什么?这是谁的口水?逆光下还有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还不是一个,是一串好几个!难道是泪水?可泪水再多也不会拉丝啊!是鼻涕?我俩没大鼻涕挂着啊?都干干的。那么就是口水再黏也不会拉那么长的丝啊!还有这水珠是什么?难道口水是线,水珠是泪?我俩就挂着这根线继续演下去了,谁都没敢去扯断它。这拉丝拉得也是太有技术了,居然说完台词,我俩分开了还弯弯的晃荡在那,有点越拉越长的意思。还好张译忍住了没笑场,四目相对下花园贴吧,全在情绪里。当然我也没有,因为我都紧张死了,根本笑不出来!我只记得导演喊停的一瞬间,我俩同时说,口水拉丝了,没拍着吧?
最后经过全现场热烈的讨论,得出结论,都是黏黏的唇彩惹的祸。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买过唇彩!(感谢小爷在我们第二次拍吻戏的时候为了除口气偷偷的吃苹果。说实话,那第一次吻戏我真不是被你熏哭的。吃苹果这一幕至今深深的印在我脑海里,这个好家伙太打动人了,谢谢妖精会会长小爷!谢谢电视剧《好家伙》让我有了完美的第一次荧幕初吻的感觉)

欢迎关注“搞笑的小和尚”,定期为你推送一篇真实的好文章。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